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 7lvx.com ☆ be37.com ☆ tk189.com ☆ ia95.com ☆ yyx2.com ◆日日撸天天更新,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老师的淫》-- - 老师小说 -
西元20003 年 5月5 日,晚风习习,陈丽丽胸前抱着一摞复习资料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今年19岁,是市第五重点中学三年级的学生,还有二个月就要考大学了。本来,她们学校是半封闭式的管理,每两个星期放一次假,平时每个学生都是要住校的。   但是,陈丽丽所在三年级2 班和3 班今年新来一个班主任——王晓云。她对校长说,临今高考学生的心理负担太重,为了缓解学生的压力。   在临近高考的前二个月就不要让她领的两班学生上夜自习了。因为她有“特级教师”职称,另外因为她是在旁的学校中带毕业班有不凡的升学成绩,是被第五中高薪请来的。   所以她这个不合常理的要求竟然被学校答应了。当然最高兴的莫过於陈丽丽她们这两班的学生了。每天被沈重的功课压得喘不过气来,现在终於可以轻松一下。   陈丽丽的家距离学校很近。出了学校往东走顺着校边的一个湖的环湖路有1000米就到了,那是一群别墅样的小区。小区内每户人家都是一座小小欧式小楼,虽然不大可是前后左右的人家都是这样,就有许多的空地。上面种上花花草草,就像公园似的。环境优美。可比鸽笼似的公寓楼强上百倍。   陈丽丽走在环湖的马路上,迎着五月的夜风。不时有垂柳的柔枝随风轻打在脸上。湖中倒映着一弯新月和路边的路灯,银光随着水波一波一波的荡漾真是如诗如画。   不过此时此刻陈丽丽的却无心欣赏这风景。她正在想着心事,心烦意乱。不禁在路旁的一个石登上座了下来。   刚才临放学好时,班主任“王晓云”来叫她去她的办公室。陈丽丽便跟随王晓云来到办公楼的三楼她的办公室。   “坐吧”王老师说,“喔,什么事啊,王老师”陈丽丽问,“丽丽,不上晚自习这两个星期怎么样啊?”   “王老师,您放心,每天我回家也要复习的”   “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我这个办法行吗?高兴吗?”陈丽丽一听就笑了起来:“王老师,您不知道,我们学生没有不夸您的,说您就是我们的大救星。”   “是吗?”   “当然啦”陈丽丽是一个活波的女孩子。而且学习很好,平时就各王晓云班主任关系不错,而且她妈妈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所以她是有说有笑,毫不拘束。   “既然如此,我有一件事要说给你听,不过,你先要答应我保守秘密”王晓云说道。   陈丽丽心想,“莫非,还真是那件事不成”口中说,“什么事啊?还挺神密啊。”   “你有男朋友吗?”   “啊哟,王老师,不是想要我的命吧?,”   “哈哈,瞧你说,我不说你在谈朋友。我是说,那个少女不怀春,你有中意的男孩子吗?”   “王老师,您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你们马上要高考了。心理压力太大,这可对考试不利,为了你们能放松下来。我想组织你们男女生来个配对游戏,”   陈丽丽心说,“我个事我可早知道。我这几天尽等着你说来着。”口中却问,“怎么回事啊”   王晓云说,“说白了吧,就要你们做那种男女之事。明白吗?,我想你也懂的。现代的男女都早熟”说着还“哈,哈”的笑了两声。   接着说,“放学了,你回去吧,你回去想一想,如果你想要的话,改天我问你时你给我话。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不过老师对你可不错,你可不能对l 别人乱说”   “老师,你相信我才对说这个,我岂能出卖你,我考虑一下,我先走了”   这件事陈丽丽是知道的,因为两个星期前。不再上夜自习了,她回到家,吃过饭回到自己的卧室。一看她的电脑又搬回来,心中大喜,冲出房间冲她妈妈喊到“您太伟大了,”   “瞧你高兴的,我这是配合你们王晓云老师的减压教育法。不过不要玩到太晚啊。”   “知道了”说罢又是一阵风似的回到房间,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从一上三年级就没打开过自己的电脑,平时,只能偷偷的到网吧玩上一小会儿。   噫,这桌面上这两个IE怎么回事,《淫乱之家》,《姐姐的房间》啊哈,黄色文学,可是,这怎么回事啊,一定是爸爸或妈妈上网看的,看后忘了删了。不过,不能啊。我妈妈是我们学校的校长,我爸爸是会计师。两个知识份子,怎么会看这种无聊的东西呢。删了吧!嗨!等一等,我看一看再删吧。   陈丽丽打这两篇文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心说,这都是什么啊,多大胆子啊,不是什么“大鸡巴”   “小骚穴”,这怎么还有姐姐弟弟,父母乱伦啊。这能是真的吗?。   心虽然是这样想,但是,看着看着,就觉的自己的身子发热起来,竟然幻想有一只鸡巴在干自己的小穴一样。   感觉,就像上面写的哪样,小穴中竟也流出水来。陈丽丽伸手往自己的内裤中一摸,不觉羞的面红耳赤。连忙把那两篇色文删掉,心说,这种黄色垃圾就是历害。也无心再玩了。放了一张CD就去洗澡去了。洗过之后,上床睡觉。   她正值少女怀春的年龄,对男女之事也早已明白,只是平时功课紧张。学校以管教的紧。一颗春心都压抑着,不得显露,如今这两篇色文看下去。竟睡不着了,一会儿想,这是谁看的留下来,是爸爸?妈妈?又觉得自己这样想自己的父母不太好吧。又想起学校中自己平时中意的和对她注意的男孩。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瞪瞪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想起昨天的事,陈丽丽还觉的脸上有些发烧,心中说,自己可是真是荡女,竟然想着让学校的男孩子干自己的小穴。然后警告自己,不得再想这种脏乱,羞耻的事情。   晚上回到家,又打电脑,本来一天紧张的学习过后,她早把昨天的事已忘的一乾二净。可是电脑一开后,她发现竟然,又有两篇IE的文章在桌面上呢。看了名称一个是《校园记趣》另一个是《亲情》。不禁又恼怒,却又点欣喜…… 陈丽丽再次看到电脑桌面的IE色文,心中疑惑不解,“这是谁做的事啊,昨天还有情可原。因为电脑原先不在我的房间。可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陈丽丽可不是一个愚蠢的女孩子。她在学校中的成绩是数一数二的,在大家公认的优等生。   摆在她面前的这件事,她不用多费脑子便怀疑到了她的父母的头上了,因为这一天中不可能有旁人上她的家中来在她的房间中上色情网站的,除了她的爸爸,妈妈。   “不过是爸爸呢?还是妈妈呢?她(他)为什么这样做?难道要我也按这种小说中写的和自己的爸爸,哥哥做这种羞耻的事不成。”   心中想到这禁不住要给自己一个耳光,心说“陈丽丽,啊,陈丽丽,亏你平时还自夸是一个纯情少女,同学和你谈论男孩子生气,今天你竟然想起这种事来了。”有心要删掉,却又不自觉的打了开来…就这样,天天都是如此,陈丽丽看后把那些色文删掉,可是晚上回家又有了新的文章在等着。   陈丽丽每天就在矛盾的心情中渡过——因为,她本不想再看吧,可是到临时又心庠难耐;再说,这件事明摆着不是她爸爸做,就是她妈妈做的,或是他们俩人都知道。难道真要我做这乱伦之事不成,可是又觉得这种事最好连想也不要想。   但是,陈丽丽少女情怀本是在学习的重压下压抑着,却被这赤裸裸地色情描写撩惹起来。每天睡觉时,情不自禁的幻想那种男女之事。虽然心中极力对自己说,可不能想了,可不能想了。但是,越是要不想,那种文章描写的画面越是浮上来。   二个星期就在这样过去。到了5 月3 号星期六。本来她们是两星期放一次假。   但是从这上星期她们班就开始了王晓云老师的减压,理所当然的星期六也不用上学。   陈丽丽昨天晚上又是看了两篇色文,胡思乱想。不过因为不用上学,所以9点锺才起床。洗漱后下楼来到客厅吃饭,却见她妈妈却也在。不禁一愣,说:   “妈,您不是不放假吗?今天您怎么在家啊!”   “我有事对你说,所以在这等你。马上我就要走了。”她妈妈——“周梅”说。   “什么事,还要专意等我?”陈丽丽问道。   周梅沈默了一小会儿,轻声说:“女儿啊,这件事,你听后想一想。如果你不同意,就当妈没说过罢。”   “什么事,这么神秘”陈丽丽心却想到如果是要我去和爸爸做那种文章所写的乱伦之事我可如何是好呢?   周梅依然轻声说:“你现在是在王晓云老师的班上,王老师喜欢在高考的前放松学生,减轻你们的心理压力,虽然,依你的成绩无伦怎样,我都不会但心你考不上大学。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配合王老师。”   “当然了,妈,我和王老师关系可好了”   “是吗?,不过你还不知道王晓云老师下面怎么给你们放松吧。她要给你们上一堂人生课,让你们成为成人,”   “您说的什么意思啊。我都听糊涂了。”   “是这样,也许下周,或再晚一些,她就会找你们商量,给你们组织一个”   男女配对“的游戏请你男女生一起上床,这样来放松你们。”   “哎呀,您说什么呀。我不要听了”   “丽丽,你今年已经十八岁了,男女之事,我想你也明白了。那个少女不怀春”说着笑了一笑“妈妈,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   “您是什么意思啊,给我说这个,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王老师给说的。”   “不是王老师说的,是你哥哥。”   “我哥哥?对了,他考学时是在阳光中学,那时王老师在那里教他。   ”是的,当时他就是这样回家给我说的,问我怎么办好?“”你怎么说,还有爸爸怎么说的“”丽丽,我问你,你那电脑中的色情小说你看了吗?我想你是看了,谁没有好奇心呢,那是我和你爸爸给你放的“陈丽丽俏脸一下红了起来,并没答话。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让你看这吗?,因为你哥哥知道你在王老师的班上后,给我们写信,说并不是怕你去参加王老师的活动。但是他说他爱你,他要你把你的第一次给他。“陈丽丽的脑子只觉的”嗡嗡嗡作响“心中这几天的疑问全明白了,心想这叫什么事啊,我哥哥他竟然给自己的父母说要干自己的亲妹妹。而我的爸爸妈妈竟然还帮着他,给自己的女儿看黄色小说来引诱她。   ”丽丽,我都给你说了。你想一想。无论你如何做,没有人会怪你。我,你爸爸和你哥哥会永远爱你的。“周梅给女儿说过事之后站起来向外走去。就要走到客厅的门口了忽然以回来对陈丽丽说,”那些小说中写的事有时也会发生现实中的,不然,就不会有这样的小说了。而你哥哥干的第一个女人,就是你们的妈妈——我!好啦,我要上班了。女儿啊,其实给男人干真的很爽的。比书上写的还要爽。“周梅走了留下满脸错愕的陈丽丽。陈丽丽一句一句的想着妈妈给她说的话。   尤其是最一句说他亲哥哥竟然干了自己的亲妈妈。这一番话比这几天来看的色文更加有力的冲击了她。她只觉得浑身发热,面红耳赤。又想起自己的哥哥——陈仲强来。   陈仲强比陈丽丽大6 岁,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在临近的一个城市里工作,长得英俊潇洒。   其实,在陈丽丽的少女情怀中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是像她哥哥样。   不过这时她想得却是平时宠自己,爱自己的亲哥哥却要和自己上床,要干自己的小穴。他要怎么干我呢,就像那小说写的那样…我答应不答应呢。眼前却像浮现出一幅画面:哥哥剥落自己的衣服,揉搓着自己的乳房,胯下鸡巴一进一出的冲击着的小穴。   陈丽丽想是这样想,不过她想像她哥哥鸡巴的样子还是借鉴教材上画片,才想像的出来。因为她长到19岁可没见过男人的阳具。要见也只是见过穿开裆裤的男孩的小鸡鸡。她连色情VCD 都没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