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 7lvx.com ☆ be37.com ☆ tk189.com ☆ ia95.com ☆ yyx2.com ◆日日撸天天更新,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长发低垂的英语老师》-- - 老师小说 -
那一晚我和三儿想办法把昏睡的老大扶到我拉他来的三轮车上,然后把
缠着绷带的他拉到我家。老大有自己的家,但是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三儿
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所以求我把老大拉到我家。

我开始有些犹豫,但是看着三儿那漂亮的大眼睛,我觉得我无法拒绝。

我和三儿把老大抬回我家。我家那时是平房,一进三间,中间是客厅,
左右两边是我和妈妈的卧室,厕所和卫生间在一侧的偏房。晚上十点多了,
妈妈还在加班没有回家,我把老大放在我的床上,然后和三儿一起帮老大擦
洗了身体,换了我的衣服。脱老大裤子的时候,老大的软鸡巴耷拉着,但是
仍然很大,我不知道他勃起时有多大,但是我心里有些嫉妒。

三儿走的时候,我又搂住了三儿,手隔着衣服抓住了三儿的大奶子。但
是三儿身体滑的像条泥鳅,很轻易的就逃脱了,她远远的嘱咐我要照顾好老
大。而我还呆在那里,回味着手上留下的那绵软的感觉。

我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第二天是周末,我睡到很晚才被妈妈喊
醒吃早饭。这时,妈妈发现了头上绷着绷带的老大,老大也醒了过来,呆呆
的看着妈妈。

妈妈问了我事情的原委。我扯了谎,说老大是值日劳动擦玻璃的时候一
脚踏空,从窗台上摔下来,摔破了头,因为他家里大人恰巧不在,班主任老
师让大家发扬互助友爱的精神,我才把老大暂时接回了家。老大没有大问题,
今天就可以回家。

我在和妈妈说话的时候,老大还是呆呆的看着妈妈,只是在听我说完之
后才嘴甜的喊了一声:“阿姨好!”

我这时才注意到妈妈的穿着。妈妈像往常一样早上起来先洗了个澡,洗
完澡以后穿着浴袍来我的卧室喊我起床。因为家里通常就只有我和妈妈,所
以妈妈穿衣服也随便,浴袍只是随意的系着带子,而浴袍里则什么都没有穿。

妈妈是电视台的播音员,不仅声音甜美,人长得也漂亮,柳腰丰乳,秀
美的长发盘在脑后,看上去根本不像已经三十六岁的女人,而是像俊美标致
的少妇。

其实妈妈的浴袍一点儿也不暴露,只是白色的丝绸沾了水稍微有些透而
已,再加上妈妈没有穿内衣,细腻的丝绸裹着妈妈的丰乳,颤颤巍巍的乳峰
显得饱满高耸,两粒浅色的乳头顶着浴袍,凸出圆润的两点。

妈妈低头查看了老大的伤势,她弯着腰,一对饱满的玉峰像熟透的蜜桃
一样鼓鼓涨涨的撑着浴袍,似乎随时都可能破衣而出。老大看呆了。

妈妈说一会儿帮老大换药,让我们先起床吃早点。说完就转身去厨房做
早饭。老大这时似乎才回过神来,他仿佛已经不记得自己的脑袋上被开了一
个瓢,而是毫无忌讳的一边把手伸进内裤搓着自己的鸡巴,一边赞叹说:
“你妈身材太辣了,瞧那两个奶子,太鸡巴正点了。”

我有些火了,给了老大一拳,说:“滚蛋,要看看你妈去!”

老大对于我的反击不以为然,他随口说到:“我妈的我当然看过。我妈
的奶子也不小,但是没有你妈的奶大,还有就是有点儿下垂了,被她的野男
人们玩的了。”

老大说的似乎轻描淡写,但是我却大吃了一惊,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老大却避而不谈。只是说:“你妈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敢打赌,
你老爸不在家,她那对大奶子也没少被男人玩。”

这次轮到我哑口无言了,因为老大猜的不错,就在两天前,我刚刚目睹
了妈妈和一个男人不堪入目的一幕。那天晚上妈妈照例加班到很晚,我已经
睡下了,她才从外面回来,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个伯伯,隔着房间的墙壁我听
到他们小声地交谈,这才知道那人是妈妈的上司,妈妈喊他主任,是他送妈
妈回家的。

我的卧室和客厅的之间有一扇天窗,平时那扇天窗都是关着的,但是因
为那几天比较热,所以我站在天窗的课桌上把天窗推开了,所以才能清晰的
听到妈妈和主任伯伯的谈话。

主任伯伯在赞不绝口的夸奖妈妈,好像是因为妈妈最近给电视台拉到了
一大单广告。

妈妈的话语里透露着醉意,看样子电视台的同事们为了庆祝这单生意灌
了妈妈不少酒。这单广告我也多少听妈妈提起过,是关于市郊新建的一处温
泉度假山庄。那是市里领导出面牵头的一个大项目,山庄除了酒店和娱乐设
施,还有一大片配套销售的联排别墅。

本来这个项目的广告是打算拿到省台去做的,但是妈妈设法帮她工作的
市电视台拿到了广告,除了卖出了黄金广告时段,房地产公司还买了午夜时
段的滚动播出,让市电视台获得了不菲的广告费。

妈妈从中当然也得到了不少好处。聪明的妈妈临时成立了一个广告公司,
以公司的名义代理了地产项目的广告,把电视媒体的广告给了市电视台,得
到一笔酬劳,然后又把平面媒体部分的广告给了晚报等几家报纸,获得了额
外的收入。

妈妈这么努力赚钱当然还是因为我们当时太缺钱了。爸爸离开时带走了
家里所有剩余的积蓄,以前的房子也早已经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被银行收走。
而那个时候,爸爸贷的另一笔款也要到期,借私人的钱还可以先拖欠着,但
是银行的钱如果不换,爸爸就可能要坐牢了。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外公的
旧病又复发,需要一笔钱住院,妈妈这段时间忙的焦头烂额。

所以,当最终敲定这笔生意的时候,妈妈非常的高兴,大概也是因此,
她晚上才多喝了几杯。

主任继续甜言蜜语的夸奖着妈妈,但是他的话语却变得越来越暧昧。

“谈成这笔生意,你没有吃什么亏吧?我看地产公司的高老板总是色迷
迷的看着你,恨不得把你吃掉。”主任问。

“主任,不要乱说,高老板人不错的。我只是答应帮他们代言温泉山庄,
拍一下广告,别的没有什么的。”妈妈说。

“我不信,你长得这么漂亮,是个男人如果有机会,都会想干你的。”
主任下流的说。

“主任,不要啊……”妈妈突然喊道,似乎在努力制止这主任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妈妈这句话,我的心脏怦然而动,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爬
起来,轻手轻脚的爬上课桌,从天窗朝客厅望去。

妈妈和主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客厅的大灯没有开,只有沙发旁边的落
地灯亮着,屋子充满了暗淡的黄光。妈妈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短裙,
肉色的长筒丝袜(那个时代好像还不太流行黑色的丝袜)和黑色高跟鞋,乌
黑的头发盘在脑后,雪白的脸蛋漂亮动人。这样黑白分明的色调让妈妈看上
去干练美丽。

妈妈的衬衫比较紧,显得身材苗条,柳腰纤细。紧紧的衬衣下,一对丰
盈坚挺的乳房高高耸立着,像是随时都要把衬衣撑开一样。妈妈的衬衣领口
的两颗扣子没有扣,诱人的露出一小点儿的乳沟和内衣的蕾丝边缘。看到妈
妈这样的装束,别说主任了,就连我这个她的亲生儿子也觉得鸡巴变硬了。

相比之下,主任看上去就有些猥琐了。他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身体已
经有些发福,原本应该笔挺的衬衫被突出的肚子顶起一大块,西裤不得不提
到肚皮上面才能防止裤子掉下来。他的头顶有些秃了(因为我站的高,正好
看的见他的秃顶),只有四周还有些头发,努力朝中间梳着,似乎想遮住那
反射着灯光的秃顶。

主任此时的一只手按在妈妈的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则试图
去搂妈妈的纤腰。妈妈一边努力把主任放在她腿上的手推开,一边不住的向
后退,很快她的身体就被沙发的扶手挡住,无法再退了。

“主任,别这样,我们……我们都是有家庭的……”妈妈一边挣扎,一
边说。

“宝贝,乖,让我再弄一次吧,上次弄过你以后,我每天都想着你,每
次看你播报节目,我鸡巴都硬的难受。”主任一改刚才的斯文模样,完全变
成了一副流氓嘴脸。

“上次,上次是你把我灌醉的……”妈妈的脸突然红了。

“那后来你不是醒了吗?我问你还要不要我继续干你,你这个小骚货怎
么说?那个时候是谁不住的喊想要的?”主任淫笑着说。

“我……我醉了,我以为你是我老公……”妈妈的脸更红了。

“那今天晚上你就再当我是你的老公一次 .你老公这么久不在你身边,
难道你就不想吗?”主任把妈妈挤在了沙发的靠背和扶手的拐角处,妈妈的
身体无法再后退,但是妈妈还是坚持的反抗着。“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
你的,我知道你们缺钱,你男人欠了很多钱。这样吧,以后台里所有的广告
业务都由你的那个公司代理了吧。台里只收你们最低的费用。还有你男人银
行的那些贷款,你用你的公司的名义从银行贷新款,把你男人的旧款还了,
台里可以给提供贷款担保,至于新贷的钱,你不还都行,反正是有限责任公
司公司,实在不行破产,台里帮你还,都是国家的钱……”主任虽然色迷心
窍,但是却也头脑清楚,逻辑清晰。

不知道是不是主任的话打动了妈妈,或者也许只是酒精。妈妈的反抗变
得越来越弱。主任趁机一把揽过妈妈的柳腰,两片肥厚的嘴唇紧接着压在了
妈妈性感的芳唇上。

主任虽然长相猥琐,但是玩女人应该是个老手。他并不急于去撕扯妈妈
的衣服,而是一边和妈妈轻吻着,一边用一只手隔着衣服轻轻抚摸着妈妈的
胸部,腰肢,屁股和大腿。妈妈的眼神渐渐的变得迷离了。

所以当主任伸手去解开妈妈衬衣胸前的扣子的时候,妈妈没有再反抗…


主任解开了妈妈胸前的两颗扣子,妈妈蕾丝内衣包裹着的一对乳峰挺拔
而出。妈妈的胸脯丰润雪嫩,一对傲人完美的双峰紧凑饱满。妈妈的乳房没
有下垂,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出生的时候没有直接给我喂过奶。妈妈乳汁
充沛,但是她几乎没有让我含着她的奶头吃过奶,而是把奶水用奶泵吸出来,
放在奶瓶里给我吃。后来听爷爷说,妈妈的乳汁特别多,我根本吃不完,扔
掉又可惜,当时爷爷和奶奶住在我们家里照顾妈妈,所以爷爷、爸爸、奶奶
都吃妈妈的乳汁……

因为是夏天,再加上妈妈的乳房本来就丰满,所以妈妈的乳罩只有薄薄
的一层。透过乳罩,在妈妈高耸的乳峰顶端,嫣红色的乳晕和变硬翘起的乳
头清晰可见。但是主任却没有去碰妈妈的乳头,而是低头亲吻着妈妈内衣外
面的乳肉。

主任的舌头很长很灵活,他不断的轻吻舔舐着妈妈的乳沟和白嫩的胸脯,
然后一路向上,吻过妈妈性感凸出的锁骨和雪白的脖子,一直亲到妈妈的耳
朵,妈妈的身体显然已经酥软了,无力的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她的呼吸变得
含混而急促。

主任亲吻着妈妈敏感的耳垂,同时用手卷起了妈妈的裙子,直到把她的
西装短裙完全卷在了腰间,于是妈妈的下身就只剩下同样单薄的内裤,肉色
的长筒袜和黑色高跟鞋,不知道是因为羞涩还是兴奋,妈妈白皙的脸庞上浮
起了朵朵红云。

主任把妈妈的身体托起,让妈妈坐在沙发的扶手上,这样他坐在沙发上
就可以更方便的去湿吻妈妈的胸部。他的舌头很有力,每次滑过妈妈的细腻
的乳肉,妈妈的乳房都不自主的颤抖。他的大手不费吹灰之力的分开了妈妈
裹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玉腿,妈妈的内裤已经被蜜穴的浪水打湿,可是主任却
并不去抚摸妈妈那春潮涌动的小穴,而是来回的揉搓着妈妈的小腿和大腿的
外侧,偶尔把手滑过妈妈的翘臀。

妈妈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几乎不自觉的就发出了呻吟的声音,她的
身体已经从抗拒变为顺从,从顺从变为迎合……

主任这时却突然放开了妈妈,妈妈一怔,似乎有些依依不舍,而主任却
用手托起了妈妈穿着肉丝丝袜的长腿。

妈妈从小学地方戏,练过身段,一双美腿修长光洁。主任隔着丝袜从妈
妈的大腿一直吻到妈妈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背。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一
只玉足被主任牢牢的握住,动弹不得。

主任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的脱下妈妈的高跟鞋,然后把
妈妈裹着丝袜的玉足放在鼻尖深深的嗅闻着,羞涩的妈妈脸羞的通红,但是
却又不得不任由主任亲吻着她的脚趾。妈妈的腿大大的敞开着,她的内裤早
已经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

这时沙发边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妈妈愣了一下,但是还没有等她反应过
来,主任却已经先摁下了电话的免提。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爸爸。

电话已经接通,妈妈无法挂断,只好挣扎着翻过身来,想伸手去拿电话
的听筒。但是主任却把妈妈的双手反剪在背后,让妈妈撅着屁股跪在了沙发
上。

因为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妈妈的头只能无助的枕在沙发的扶手上,乌黑
的秀发从雪白的脸庞上垂下,遮住了妈妈含羞的美目。沙发扶手旁边的电话
里,爸爸正兴奋的说,他现在在煤矿附近的县城,他们的煤矿开始出煤了,
他今天压着第一车煤到县城……

妈妈强使自己平静下来,小心的应答着。爸爸滔滔不绝的说着,全然不
知半裸的妈妈正被主任压在沙发上。

主任淫笑着,用一只手粗暴的扯下了妈妈的内裤,然后掏出了自己粗大
怒起的大鸡巴,从后面把紫红色的龟头顶在了妈妈两腿家湿润的肉缝上,还
没等妈妈反抗,主任腰部用力一挺,滚烫的龟头顶开妈妈骚逼的嫩肉,整根
鸡巴一插到底,妈妈忍不住“啊”的呻吟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爸爸突然停止了讲话,顿了一顿,问妈妈怎么了?

妈妈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然后对爸爸说打毛衣不小心手被毛
衣针扎了。

爸爸说:“我还以为你在叫春呢。”妈妈娇媚的说了一声:“讨厌”。

主任的大鸡巴开始快速的抽插着妈妈,青筋暴露的鸡巴黝黑粗犷,上面
亮晶晶沾满了妈妈的淫水。主任的阴囊又黑又大,每次鸡巴齐根没入,阴囊
都撞击在妈妈敏感的阴蒂上,阴道和阴蒂的双重刺激弄的妈妈忍不住想要娇
喘,可是因为爸爸在电话那一头仍然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他的煤矿,妈妈只好
强忍着用嘴巴咬着自己的头发,不发出声音来。

主任越发的得意了,他一只手摁住妈妈被反剪在背后的双手,另一只手
伸到妈妈的胸前,粗暴的扯掉妈妈的乳罩,然后用妈妈的乳罩把妈妈的双手
绑在背后。主任的手紧接着伸到妈妈的胸前,两只大手粗鲁的揉捏着妈妈细
腻白嫩的乳肉,妈妈的嫣红翘起的乳头被他粗壮的手指夹得扭曲变形。

妈妈再也忍耐不住,她打断了电话那端爸爸的滔滔不绝,对爸爸说:
“老公,我想你,听你说话我就忍不住想要……啊……啊……”。妈妈肆无
忌惮的开始呻吟。

妈妈的谎话似乎刺激了主任,他更加变本加厉的用他粗大的鸡巴丝毫不
怜惜的狂操着妈妈,而电话另一端,爸爸却有些欣喜的说:“老婆,我也想
干你,你不会是在自慰吧?哈哈,我喜欢听你叫床的声音……”

妈妈含混的答应着,身体变得更加的放荡了,她主动的扭动着柔软的细
腰,用雪白如浪的臀肉迎合着主任,她的双臀紧夹,让主任鸡巴的抽插变得
异常的艰难,但是这也给了主任莫大的刺激,而就在主任抽插变得缓慢的时
候,妈妈小腹的肌肉突然绷紧,她原本跪着的双腿向后伸去,盘住主任跪在
她背后的双腿,把主任的身体紧紧朝自己的雪臀压去。主任的鸡巴深深的插
入了妈妈的小穴,因为双腿被妈妈的双腿盘住,动弹不得,而妈妈此时柳腰
却如灵蛇般的扭动,小腹的肌肉一紧一驰,从我的角度看去,看不到妈妈的
小穴究竟是在做什么,但是可以看到的是主任的身体变得越来僵硬,似乎全
身的肌肉都被某种强烈的刺激弄的板结了。

妈妈的双手已经挣脱,就在主任无法抑制的喊出声来之前,挂断了和爸
爸的电话。妈妈卖力的扭动着屁股,主任的身体此时像被电击了一样,不住
的抖动,他的嘴巴张成圆圆的“O"形,但是却只能发出沙哑的声音。我这才
意识到主任正在射精,如果每次身体的抖动是都是一次精液的喷射,那么主
任在妈妈里至少已经喷射了十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