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 7lvx.com ☆ be37.com ☆ tk189.com ☆ ia95.com ☆ yyx2.com ◆日日撸天天更新,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催眠杨老师》-- - 老师小说 -
那我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恩,好的,晚安。」

白子飞目送杨老师走进女生宿舍,原本诚恳老实的脸上露出一丝狡诈之色,朝着不远处的暗处瞥了一眼,嘿嘿,来了么,很好,很好……

白子飞像平常那样向自己的宿舍走去,路过一个黑暗的小巷的时候,被几人拦住了。

「喂,小子,站住。」

其中一人对白子飞喝道。

「恩?做什么?」

白子飞左右看看,淡淡说道。

「做什么?给你小子点教训,让你知道别人的女朋友是不能乱碰的。」

那人有些恶狠狠的说道。

「是这样的么……」

别人的女朋友是不能动的?这算什么道理……

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又怎么会来找什么杨老师?

「哼,不给你见点血,你是不会知道好歹的。」

说罢,取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对白子飞说道。

「你们是王瑞找来的吧?」

「嘿嘿,你知道就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小子还是认了吧。」

那人狞笑道。

「王瑞么?没来么?」

「我怎么会不来呢,不看到你被打得半死的样子,又怎么能消我的气。」

王瑞恨恨的说道,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你来就最好了,我还怕你不来呢,那时还要费事往你头上扣屎盆子,一个搞不好自己还弄一身馊……

「住手。」

一声娇喝从巷口传来。

「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白子飞低下头,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黑暗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得意的笑容。

「你怎么来了?」

白子飞扭过头,看着因为跑过来而有些娇喘吁吁的杨老师,一脸意外的问道。

「我的东西还在你那里呢。」

杨老师缓了缓之后说道。

「奥……不好意思……我忘了,真是不好意思,和你在一起时总是让我忘掉别的事情……嘿嘿。」

白子飞一脸尴尬的挠挠脑袋,憨厚的笑道。

「哼哼,还真是郎情妾意啊,我说王瑞,你也别再在这个女人身上放什么心思了,大家抓了她好好玩玩怎么样。」

「不要!你们不要伤着佟佟……」

虽然在黑暗中看不到王瑞的样子,但从他的口气中还是可以发现他心里的焦急,白子飞心里多少涌起一点怜悯,呵呵,和当年的自己真的好像啊,如果没有催眠圣经,那么自己搞不好也会这么做吧……

「王瑞,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这种事你都能做的出来。」

杨老师愤愤的说道。

白子飞甚至能听到他痛苦的呼吸声,一时之间,周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呵呵,就是这样,所谓的感情啊,一点不着影的传闻和一些低劣的挑拨手段就可以变成这样,真是可笑又愚蠢啊……白子飞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暗自忖道。

「杨老师,你先退后一点。」

白子飞抬起头来,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看到白子飞的样子,杨老师不由一愣:「你对付的了这么多人么?」

「不妨事,你放心。」

看到杨老师对白子飞一脸关心的样子,嫉恨交加的王瑞更是愤怒的青筋暴起,疯狂的喊着:「上啊,打死他,打死他!」

随着王瑞的喊声,黑暗中的几人「嘿嘿」的冷笑着走出来,有人还不住的向上捋着袖子,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狼一般的眼光不住的往俏生生的站在一边的杨老师撇去。

「一……二……三……五个么?五个的话……虽然有点麻烦,但也不是不能解决啊……」

白子飞眼中闪动着凶狠的光芒,自打赵雨霏离开他之后,他便知道没有实力,就只能像狗一样被人踩在脚下,不管能忍的不能忍的只能把气往肚子里吞。

而在这个社会,实力除了金钱和权利之外,本身的实力的提高也被他提上了日程,控制了孙雨馨母女后,他便借助着孙娴的势力,特地请了两个特种兵帮他特训,再加上得到《催眠圣经》后精神力的大幅上升使得他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已经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月的训练,与那些特种兵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但是对付几个被王瑞找来的小混混还是可以的。

那几个小混混叫喊着冲上前去,虽然气势汹汹的,但是在白子飞眼中还是有着相当多的破绽,再加上特种兵交给他的虽然不会一下致命,但也都是些可以让人转瞬失去行动能力的狠招,没过多久,几个小混混就被白子飞放倒在地,痛苦的呻吟着,只剩下那个一脸惊骇的王瑞。

「杨老师,剩下的事情……还是交给你来处理吧,我在外面等你。」

白子飞走到杨老师身边说道。

「恩,好的,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杨老师点点头,一脸坚定的样子。

白子飞带着一脸淡漠的微笑走了出去,这次,该分开了吧。呵呵,就是没有分开又怎么样,种子已经种下了,以后也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白子飞还没走出那阴暗的巷子,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喧闹声,不一会儿,便见到杨老师眼圈红红的走出来,呼吸也变的一抽一抽的,明显正在试图抑制哭泣的欲望。

「对不起,让你遇到这样的事。」

白子飞走上前去,一脸歉意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呢,这话应该由我来说吧,如果不是我的原因,小瑞,啊……王瑞也不会纠集那么多人找你的麻烦。」

「呃……不,不是的,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也不会变成这样。」

白子飞连连摇手道。

「奥……这样啊……其实,你也不用这样的,就是没有你的出现,我想我们也不会太久的……」

杨老师轻声说道。

「啊……这样……但是……其实……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那种经历……真的……不好受……我想,他也是吧……」

白子飞一脸的黯然,眼中满是伤心的苦笑道。

「这样啊,但是这种事,我也没有办法的。」

杨老师轻轻的说道。

「是啊是啊,你们也没办法啊……呵呵,真的是很好的说法啊……」

白子飞心中的一丝黯然一下子就被冲走,心里恨道。

「算了,我……我送你回去吧。」

白子飞吐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恩,好。」

不一会儿,两人再次回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我手机。」

白子飞把东西交给杨老师道。

「恩,好,谢谢你了。」

「对了,我最近弄到一张很不错的碟,明天借给你听听吧,对你心情有好处的。」

「恩……是么,那好吧。」

白子飞见杨老师明显兴趣不高,而且今天已经一下完成了两个计划,也就不再纠缠什么,任由杨老师离去。

第二天,白子飞找到杨老师,将自己准备了接近半个月钢琴光盘交给她,杨老师见白子飞这么热心,也没有再拒绝什么,说了声谢谢收下了,却没有注意到白子飞眼中那一丝充满了欲望与兽欲的光芒。

那光碟是白子飞好不容易才做成的一张催眠碟片,将自己的催眠灌了进去,虽然对他的精神力的增长上没有什么帮助,但还是可以让杨老师渐渐的中了自己催眠,即使不会像孙娴那对母女花那样言听计从,但对自己再要继续控制他可以说有着莫大的帮助,只要再继续静静等待就行了。

又过了一天,白子飞再见到杨老师时,果然发现她看到自己时明显有一瞬间的沉迷,心中一喜,好极了,这贱人中招了,呵呵……接下来,准备成为本少爷新的奴隶,为我献上你娇嫩的身体吧……呵呵呵呵……

「主人,这是……」

孙雨馨接过白子飞交给她的纸,有些惊奇的问道。

「记好了,然后毁掉,然后我要见到效果。」

白子飞抓住孙雨馨的一只乳房一边揉动着,一边冷冷的说道:「越快越好,但是不能让海宇集团发现是你们在后面做手脚,我现在还不想与他们正面对抗。」

「是的,主人,虽然海宇集团也有一点实力,但是他们的力量也仅仅局限在本市,我们要对付他们并不需要费什么功夫,要不然周川也不会对我那么言听计从了,至于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要对付一个副市长并不是什么难事。」

「很好。」

白子飞淡笑道,眼中的怨恨一闪而过,周川,我会让你知道死亡是一个何等难得的奢求,还有你,赵雨霏,我想你的家人一定会因为有你这么好的女儿而十分的「骄傲」的,准备感谢我吧。

「另外,我今天要把杨老师带来,你准备一下,知道么?」

白子飞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这里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我需要一个地方来调教你们这些母狗,最好是地下室之类的,知道么?」

「是的,主人,那很容易,在郊外就有一个别墅,有一个很大的地下室。」

「很好,你去布置一下,我今天会带她到那个别墅去。」

白子飞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放开已经有些娇喘吁吁的孙雨馨,转身离去,只留下双眼迷离的孙雨馨站在那里。

在学校门口,白子飞和杨老师正一起走进学校,在孙娴的操作下,想要离开伤心地而向国外一所大学递出申请的王瑞很容易就获得了该校的OFFER,几乎是当天就离开了S市,而没有了王瑞的干扰,白子飞对付起杨老师就显得更加简单起来,很快,两人就变得形影不离了。

「白同学?」

正在和杨老师一起走进教学楼的白子飞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有些惊奇的话声,有些意外转过身看去,只见两个美丽的女子正俏生生的站在白子飞的身后。

「王同学?」

令白子飞感到惊奇的是叫住他的竟是外语系的系花王沁恋,也是至今为止雨馨集团唯一无法打探到任何资料的女子,身边还站着一个俏丽不下于她的女孩。

「白同学,这是?」

「奥,你应该知道吧,和你齐名的金融系的杨老师学姐。」

「我知道,我是指,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我们?我们都比较喜欢音乐和游泳,仅此而已。」

白子飞感到有些意外的说道,在他看来王沁恋是一个相当神秘的女孩,不但相当出色,更重要的是他那难以想象的神秘的背景。

雨馨集团已经是国内有数的大集团,而在中国要想做出什么事业没有官方的支持是不可能的,而在官面上能够配的上雨馨集团的人也少不得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但在对方来警告孙娴时却连事先提醒一下都不敢,更不要说别的了,由此可见对方势力之大,这样的家族出来的女孩怎么会主动和自己搭话?

「这样么?」

王沁恋将信将疑的看了白子飞一眼,只见他眼中满是疑惑和意外,不像是装的,俏脸不由一红,讷讷的不知说什么好似的低下头。

「姐姐,你别丢人了,我们走吧。」

只见王沁恋身边那女孩有些尴尬的拉了她一把,将连脖子都染上了红晕的王沁恋硬生生拉走。

「白子飞?」

一边的杨老师有些意外的看着白子飞,不明白怎么回事,看刚才王沁恋的样子,分明是在吃醋。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

白子飞转向杨老师,苦笑一声道:「对了,你知道孙雨馨么?」

「当然,你们系的系花么,你们男生就好弄这些东西。」

杨老师微微嗔道。

「我听说她们家里有一套特别好的音响,你问问能不能去她那里借用一下,怎么样,我一个男生去问的话只怕她不会答应。」

「好啊,我也听说过,她家里好像特别有钱是吧。」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她好像是个大集团的千金吧。」

「恩,那好,我去问问,不过她答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那好。」

白子飞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她当然会答应的,美人,准备成为我新的玩物吧,嘿嘿。

当天下午,白子飞下课后正要回寝室,突然接到了杨老师的电话。

「喂,白子飞么?」

「啊,是啊,杨老师啊,有事么?」

「恩,是啊,你今天不是让我去问你们系的那个孙雨馨么,她倒是同意了,不过她说那套音响设施在她家的一所别墅里,要等到周末才行。」

「那我可以去么?」

「恩,可以,周末下午你没课吧。」

「周末,不就是明天么?我周末整天都没课。」

白子飞暗暗接着想道:「有的是时间来享用你。」

「那好,我周五下午也没课了,我们中午吃过饭后在校门口见面,到时孙雨馨家的车子会来接我们到她家的别墅。」

「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

「恩,说定了。」

白子飞按下关机键,眼中闪过一丝阴沉,见鬼,要赶快动手了,见鬼……见鬼!

他刚才在和杨老师说话的时候,刚好看到赵雨霏和周川两人亲亲热热的从远处走过,他顿时浑身便紧了起来,用力的握着手中的手机,心中满是怨恨和怒火,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内心扭曲,变形……

「该死的,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让这贱人逼疯的。」

白子飞眼中闪动着疯狂的神色,冷冷的看向两人远去的身影,刚才在和杨老师对话时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语调,这时自语的声音甚至开始变的有些尖利和刺耳,右手狠狠的握着那个手机,竟将那手机捏出了几道裂缝。

「孙雨馨么。」

白子飞随手扔掉已经不能再用的手机,找了个电话亭打电话给孙雨馨。

「是的,主人。」

「杨老师的事你办的不错,明天你要跟我一起去那个别墅,对了,到时候我希望你母亲也能来,知道么。」

白子飞还是不能完全控制住孙娴母女,虽然可以通过催眠让她们帮自己做很多事,但是却不能够消除她们的神智,而在没有催眠她们的时候,话语中还是要留下一点余地。

「是的,大人。」

「另外,还有就是我让你办的对付周川家,海宇集团,还有赵家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在进行,如果大人希望那两个人分手的话,我有把握在三天之内让周川离开赵雨霏。」

「很好,立刻去办……立刻去办!」

白子飞像一头疯兽一般低声嘶吼着,眼中布满了血红的血丝。

「是的,大人。」

电话那边传来孙雨馨有些惊慌的声音。

白子飞冷冷的放下电话筒,深深地低下头吸了一口气,等到抬起头时,已经又变成了平常那样的普通的大学生了。

赵雨霏,我们之间的游戏并没有结束,等到催眠了杨老师之后,才要开始下半场啊。

周五中午,白子飞吃完午饭,就接到了孙雨馨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在校门口附近了。

「好的,你不用过来了,过一会儿我会给你打个电话,你不要接,让它响两声就行了,之后你过来就好了,按照我之前吩咐你的,装作不认识我就好了。」

「是的,主人。」

当白子飞按照和杨老师约定的那样来到了校门口,杨老师还没有过来,白子飞也懒得说什么,靠在一个路灯上等杨老师的到来,又过了三十多分钟,杨老师才俏生生的走了过来,看得白子飞心中一热。

「啊,对不起啊,我来晚了,食堂实在太挤了,好不容易才打到饭,吃完就过来了,但是还是迟到了。」

杨老师快跑两步跑过来说道,她今天没有扎马尾辫,而是任由披肩的长发散落下来,身上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风衣,里面穿着黑色的毛衣和白色的长裤,显得格外青春靓丽,顺手拂齐自己的长发,使得她又平添了几分妩媚。

「没事,我也刚到,今天食堂的确很挤,我这个男生也很费了一番力气。」

白子飞笑着说道,心中却在暗骂,食堂就算人多,也不至于到这个时候吧,自己吃完饭时都已经一点多了,现在都已经快两点了,从食堂到校门口的时间也不过十来分钟,难道一点多了食堂还会挤得让你受不了吗,贱人,说假话也不知道过过大脑么?

杨老师笑了笑,她只是想让白子飞多等一会儿,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罢了,看来结果倒是很令她满意,不但没有什么意见,还帮她找了个台阶。

「孙雨馨还没有来么?」

杨老师左右打量了一下,问道。

「啊,是的。」

说着,便用裤兜里的手机打了孙雨馨的手机,边笑道:「我们还是等一会儿吧,反正我们时间多的是。」

「恩,好。」

过了几分钟,两人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汽车的喇叭声。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等了很久了吧。」

孙雨馨下了车,冲杨老师笑笑。

「没什么,我们也没来多久。」

杨老师道,听得白子飞心底暗笑,人类啊,真是虚伪的动物啊。

「恩,你是白子飞吧,我也听说过你啊,来吧,一起上车吧,这里距离那个别墅还挺远的呢,只怕我们到了那里也已经很晚了,不过如果快点,应该还是可以赶上吃晚饭。」

孙雨馨装作不认识白子飞的说道。

「好,麻烦你了。」

白子飞和杨老师向孙雨馨点点头,便先后钻进孙雨馨的宝马车。

孙雨馨倒是很有表演的天分,对白子飞,倒是表现出女孩子应有的礼貌和矜持,除了一开始的搭了几句话,其他时候几乎都在和杨老师聊天,白子飞倒也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假寐,今天晚上他将会很忙的。

一直到下午七点左右,三人才来到孙家位于市外的别墅,相当的偏僻,这也是白子飞事先选好的地方,作为他以后的秘密基地,用来调教新的女奴。

「啊,好累啊,总算是到了。」

白子飞下了车,伸个懒腰道。

「呵呵,我们去吃饭吧。」

孙雨馨看了白子飞一眼,笑道。

「恩,吃完饭我们可以看一下那套音响么?」

「不必了,那套音响就在客厅,我们可以在客厅边吃边听。」

「好,太棒了。」

杨老师雀跃道。

白子飞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太棒了?我的美人,你一会儿就知道有多棒了。

三人来到客厅,桌子上就已经摆好了七八道菜,还是热气腾腾的,而在墙边摆放着一套大型的音响。

「这是我今天让人准备好的,也是因为这个才迟到了的。」

孙雨馨笑道。

「太好了,这菜还是热的。」

「那,听什么?我今天带来了好多带子。」

白子飞笑道:「当然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斯蒂娜,我最喜欢的,你说呢,孙雨馨。」

杨老师雀跃道,却又注意到一边的孙雨馨,忙又转向她问道。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只要好听就行。」

孙雨馨笑道。

「我还是比较喜欢情人的眼泪,不过,听你的好了。」

白子飞笑着放进一张碟片,说道。

不一会儿,轻松悦耳的音乐便在房间里响动起来,由于难得一见的音响,以及与之相配的房间结构,使得美妙的音乐在整个房间里好似流水一般的流动着,令人沉醉。

「太棒了,这种声音,只有在现场才能与之相比。」

一曲听完,杨老师睁开眼睛,轻声道。

「是啊,不过,如果是现场的话,还会更好。」

白子飞也轻声舒了一口气,他之前并不是很喜欢音乐,反倒是开始接触杨老师之后才开始喜欢上这东西,很喜欢沉醉其中的感觉,可以让他忘掉不快和怨恨,甚至忘掉赵雨霏带给他的痛苦。

如果不是有音乐还可以让他获得短暂的平静的话,只怕他早就已经受不住对赵雨霏动手了,那里还有那么多耐心一点点的布局。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是不是不想吃晚饭了。」

孙雨馨对音乐倒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虽然觉得不错,但是听了也不是一次了,又不是十分沉迷,已经端起饭碗开始吃了,看两人一副忘我的样子,不由一阵好笑,更是没有想到白子飞也会像这样的喜欢音乐。

「对了,吃饭。」

白子飞笑了笑,为杨老师拉开椅子,带她坐下后,自己也坐下开始吃饭,而一边音乐还是在不停的播放着。

与之前对付孙娴时同样的把戏,微量的催眠食物,疲劳的身体,加了料的音乐,以及事前就已经对杨老师进行过一定的催眠,杨老师很容易就陷入了昏昏沉沉之中。

看着趴在桌子上的美人,白子飞得意的笑了笑,接下来就是给她脑里植入指令,让她成为自己新的性奴了,他趴在杨老师的耳边,轻声说道:「杨老师,你听到了么?」

昏昏沉沉的杨老师只是陷入的浅性的睡眠中,距离真正的沉睡还差得很远,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话,不由得下意识的恩了一声。

白子飞得意的笑了笑,一种带着蛊惑的声音在她耳边慢慢的说道:「很好,现在,你听到这音乐了么?他很好听,很悦耳,很动人,你要注意,把所以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里面,因为这样会让你感到很愉悦,很开心,很开心。」

杨老师听了白子飞的话后,又轻声恩了一声,不过白子飞可以很明显的听出这一声里面所蕴含的淡淡的愉悦。

「很好,你的确感到十分开心,可是这是你在按照我说的将注意力放在音乐上之后才感到很愉悦,所以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会感到更加的愉悦,你明白么?」

「恩。」

「很好,那么接下来,慢慢的坐起来。」

白子飞眼中闪着危险的光,声音微微颤抖着说道。看着杨老师慢慢的坐起来,心中产生一种和催眠孙娴母女时不同的感觉,那时,他是带着一种报复的心理,而这时,他心中也产生了一种变态的快感,控制别人的快感。

「很好,接下来,我要你记住你的呼吸,每次呼吸都会让你进入更深的睡眠当中,就像一点一点的走下楼梯一样,慢慢地,陷入沉睡之中,你只要记住这个声音,因为他会给你带来无比的轻松和愉悦,把这声音深深地刻在脑子里面,就像让他成为你的本能一样。」

「恩。」

杨老师的声音渐渐变得轻缓柔和,喃喃道。

「很好,就这样,而你由于陷入越来越深的沉睡,你的脑袋会不由自主的,慢慢的下垂,但每次下垂之后你都会下意识的立刻再抬起来,而每次下垂,都会让你立刻陷入更深一层的沉睡中,而且对我的话的服从也就会加倍,就这样,照我说的那样,越来越深的沉睡,很轻松,很舒服的沉睡。」

白子飞轻轻贴到杨老师的耳边,一股处子的幽香从他的鼻内涌进他的胸腔,顿时让他感到一阵惬意,下体更加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听了白子飞的话,杨老师的脑袋微微的歪着,并按照一种相当缓慢的速度向下垂去。

白子飞看着昏睡当中的杨老师,呵呵的笑了起来,他很得意,现在他只要慢慢的等上一会儿,一个新的玩物就会彻底的臣服在他的胯下,当然,他也不会浪费这点时间,在这个桌子上,就有另一个同样因为催眠而陷入昏睡当中的美人,另一个美丽的泄欲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