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 7lvx.com ☆ be37.com ☆ tk189.com ☆ ia95.com ☆ yyx2.com ◆日日撸天天更新,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天岚学院》-- - 老师小说 -
天岚学院最美丽的时候,是初夏,帝国之花青玫盛开的时节。

清晨,天岚帝国国都风阑城,天岚学院。

只是时隔一夜,遍及天岚学院的那些本是花骨朵的青玫花便竞相开放了,就连学院森凉的玄铜大门,也被绽放的青玫花装点得多了几分暖意。青玫朴素大方,花瓣层层叠叠,微微下卷,在晨光的照耀下,花瓣犹如涂上了一层明油,光泽而明亮。透过青玫花墙向玄铜大门内张望,只见笔直宽阔的学院大道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人流互相推挤,让人有一种恍然如置身菜市场的错觉。而与之相对的玄铜大门外,却一片沉寂,仿佛经过了昨日的一夜喧嚣,城市还没有苏醒过来。

赤红色的光辉忽然在门外的一片虚空凭空闪烁起来,仿佛响应这阵光辉,门外的空间开始一丝一丝扭曲,渐渐的,一个曼妙的身姿隐约出现在天岚学院门口。

「呜,有点犯恶心……所以说嘛最讨厌用空间魔法长距离转移了。都怪小绯月,才走不了多远就趴在地上不动了,哎哎,真是娇气的宠物呢~ 」白袍的少女法师伊菲语气间透着十二分的失望,似乎真打算与口中所提到的宠物仅靠双足从帝国的边境走到位于帝国心脏的国都风阑,她抱怨了几句,忽然右手从宽大的法袍上部伸了进去,洁白的法袍上部被少女摸索的手拨开了一些,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一闪既逝,伊菲从贴胸的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红白小球,在小球中央的黑色环圈中注入了些许魔力,把红白球向身前轻轻一抛,「出来吧,小绯月~ 」

小球在半空中从中间分开,大片的雾气升起,完全遮蔽了视线,伊菲却若无其事的径直步入浓浓的雾气中,弥漫的雾气让人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可随即雾气中便传出少女充满活力的声音,「小绯月起床啦,太阳要晒小屁股了,这一路行程都是我这个主人在劳累哎,你这没良心的宠物,再装睡我就……」于此同时还有些其他的奇怪叫声,仿佛是一只委屈的小猫在呼痛。雾气缓缓散去,伊菲的身影显现出来,她的脚边出现被乳胶带严密包裹住的绯月。绯月双手双脚被折叠着束在一起,双膝和双肘上有柔软的皮垫子,逼迫着她只能四肢着地的方式支撑身体,也使得圆润的臀部翘起,摆出一个羞耻的姿势,一条细长的乳胶猫尾巴连接在她的臀上,随着她的动作调皮的摆动着,煞是可爱,可女孩不断颤抖的身体仿佛告诉我们这条猫尾巴不是表面看着那么简单,绯月柔顺的紫红色的长发被系成一条长长的马尾垂在身侧,脸上戴着一副紧紧封住口鼻的乳胶面具,面具之上露出一对清澈发亮的浅绿色双眸。忽然从森林转到了城市中,此时她正有点局促不安的四处探视着这个新环境。

「喵?」(这是?)

绯月忽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咪,绯月一楞,方才留意到喉间不知何时被伊菲抱着恶作剧心态给自己新装上的魔女饰品,一个能将装备者发出的所有声音通通翻译成魔灵猫的叫声的恶趣味玩具。略带无奈的白了伊菲一眼,对于伊菲的奇怪品性绯月已经见怪不怪了,她的视线忽然被眼前绽放的青玫花吸引了。

——————————我是转移视角的分割线———————————这里就是天岚学院吗,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绯月的记忆,我认出了天岚帝国闻名大陆的青玫花,真是漂亮的花儿。门内似乎很热闹,我抬起脖子,想要越过大门看清学院的内部,正当我努力想抬高视野时,伊菲大人冷不丁把一个项圈锁在了我的脖子上,项圈上连着一根锁链,锁链末端有一只精致的小手铐,伊菲大人见我瞧向她,冲我做了个鬼脸,咔嚓一声把手铐铐在了自己的左手腕,之后牵动锁链示意我跟着她进入学院。

「喵?喵呜……喵呜!」

虽然还是早晨,可是伊菲大人难道想要就这样牵着我进这个大门么,里面不断传出一阵阵的声音告诉我现在可绝不是冷清少人的时候,不行,我决不进去!

我不断后退,努力抵御着伊菲大人的拉扯,可是伊菲大人也是相当的固执,决不放松链子,我们在门前一时间陷入了僵局。过了一会儿,伊菲大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珠子转了转,稍稍放松了一下链子,却一不留神被我拉了一个趔趄。「笨蛋!你怕什么啊真是的,我在你身上附了一个魔法,在其他人眼里看你就是一只可爱的魔灵猫!不会有半点问题的啦~ 」她有点生气的跺了跺脚,对努力缩成一团尽量让重心后移的我说道。

「喵呜?」我半信半疑的发出疑惑的叫声,而后被自己发出的魔灵猫声音羞得双颊绯红。既然伊菲大人这么说了,应该没问题了吧,伊菲大人的魔法造诣肯定由不得我来质疑,好吧,再磨蹭下去伊菲大人要生气了,我可不想再被装进那个内部构造无比邪恶的精灵球……我摆正身体,随着伊菲大人的牵引进入了天岚学院。

话说……我什么时候开始叫伊菲大人伊菲大人了……哎?她是伊菲大人……不对,她是伊菲大人……哎?怎么改不了口……她叫伊菲……大人……伊菲大人伊菲大人伊菲大人伊菲大人伊菲大人啊啊啊啊……肯定是那个奇怪的宠物契约搞的鬼,不过,伊菲大人的气息让人感觉好舒服啊,让人好想扑上去蹭怎么办……好难为情……

近在咫尺的喧嚣声忽然打破了我的胡思乱想,回过神来时发现我已经走过了天岚学院的主干道,来到的门前所听见的噪音的发源地,在心目中神圣肃穆的天岚学院中,赫然是一片杂乱的跳蚤市场,眼见尽是身着天岚学院院服的学生在叫卖着。

「瞧一瞧看一看啊,全部10金,样样10金。」

「炼金系所有教程所需器材成套挥泪甩卖,只要998 金,998 金你买不到吃亏,998 金你买不到上当~ 」

「银鳞胸甲,蓝色品质,5 金一件~ 」

「学弟都买走,学姐亲一口~ 」

「学妹亲一口,全部都拿走~ 哎!学弟自重,喂喂喂……啊救命……」「嘻嘻,」伊菲大人看着目瞪口呆的我笑道,「天岚学院的毕业季又到了,这几天学院特意开放了这个小市场,方便毕业的学员们与低年级进行物品交流,嗯嗯,当然是我给校长提议的~ 」

伊菲大人果然是……呵呵……

伊菲大人牵着我继续向前,爬上了一个斜坡后,与我一起登上了一个白玉高台,奇怪的是,虽然跳蚤市场拥挤不堪,这个直径约20米的高台上却空无一人。

台下的人纷纷注意到了台上的我们,稍稍安静了一下,忽然传来震天的欢呼声,声浪之大几乎刺痛我的耳膜。

「呀呼!快看是伊菲,来了来了伊菲来了!」

「这次她会让什么魔兽出阵呢,真是期待啊!」「不老不死的魔女伊菲对上学生会会长维拉,我也好久没这么兴奋啦!」「神秘的天岚学院图书馆的管理者与历届首席毕业生的宠物对决可一直是天岚学院的保留节目啊!」

「胜利的话就能直接进图书馆顶层取走任意一本收藏,据说图书馆顶层甚至还有禁咒卷轴呢,喂,你赢了的话你会拿什么书?」「我肯定赢不了的啦,再说我也不是首席……不知道维拉姐这次从艾琳森林里带回了什么魔宠。」

「虽说比试所用魔宠都只能用一周的时间分别从艾琳森林捕获,可是艾琳森林那个鬼地方除了低级魔兽就是实力强得离谱的守护魔兽……那种圣兽我们根本对付不了啊,去年伊菲好像就只用一只史莱姆领主上了玉台……」「口胡,伊菲大人眼里艾琳森林的四方圣兽算什么,为了公平而已!」「这次伊菲用的好像是只魔灵猫,维拉呢?」

「维拉姐昨天就回学校了,哎,快看快看,来了来了!」「呜……喵呜!喵呜!!!!」身上羞耻的装束暴露在在四周射来的目光之下,我惊恐得想要立刻逃窜,可是伊菲大人死死拽住了手中的锁链,打破了我逃离这里的愿望,我全身不安的颤抖,被异物填满的后庭经过一路行走了摩擦早就滋生了让人酥软的快感,我恐惧的缩在伊菲大人脚边,害怕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头顶传来一股暖流,舒服的流向四肢,让我僵硬的身体稍稍有所好转,伊菲大人在轻轻抚摸我的头顶,由于宠物契约的作用,离伊菲大人越近越有一种莫名的心安的感觉,伊菲大人不断抚摸着我的头顶和后背,听我微眯双眼发出舒服的喵呜声,待我终于冷静下来,她俯下身来,在我的耳边轻轻说:「小绯月别害怕,我的魔法没问题呢,记住啦,你是一只来自艾琳森林的魔灵猫~ 魔灵猫哦~ 」唔,我是一只魔灵猫我是一只魔灵猫魔灵猫魔灵猫……我催眠着自己,在众学员的目光下慢慢改变姿势卧在凉丝丝的白玉石台上,脑海里不断回想记忆中魔灵猫的一举一动,努力扮演着一只真正的魔灵猫,伊菲大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一股暖流在心间荡漾,我反过来用脑袋蹭了蹭伊菲大人洁白的袍角,感受着伊菲大人身上让人心安的气息。等等,我忽然反应过来了,这这这明明是伊菲大人把我害成这样的啊魂淡我居然还自己感动了起来啊啊。伊菲大人的手又伸了过来,气头上的我愤愤甩头过去,理所当然的想要咬她一下解气,又想到堵满口腔空间的阳具口塞和牢牢封住口鼻下巴的乳胶面罩让我的小小报复完全无法实现,无奈的转成用头把她白净细腻的手掌一下顶开来,伊菲大人一愣,看着我幽怨的眼神,忽然笑得花枝乱颤。因为,我不知道我现在这个模样实在是像极了一只正在撒娇的小魔灵猫。

【叮当】

【触发了挑战任务宠物的自我修养,击败维拉的魔宠,任务成功奖励耐力值1 魔力值1 】

台下吵闹的人群忽然从中间分开,随着清脆的马靴踢踏声,一个身穿学院服饰的毕业生登上了玄玉平台,站在了伊菲大人身前,没有言语,只是淡淡的与伊菲大人对视,暗紫色的眸子居然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错觉,我卧在伊菲大人脚边,偷偷打量着平台上忽然出现的第三者。胸前的白色玫瑰胸针串着白色的海珍珠链,漂亮的栗色长卷发随风飘动披于纤细的腰间,娇嫩欲滴的樱花薄唇微微抿起,显得精明干练,黑色的学院上衣凸显出领口一段雪白的脖颈,黑色的羽毛项链环绕在脖间,黑色的马靴勾勒出那性感十足的大腿,整个人显得冰冷而又性感。

「天岚学院风学院第5423届首席毕业生维拉,请指教。」冰冷淡漠的声音响起,「出来吧,魔灵虎。」

一个红白的精灵球被维拉抛了出来,随着精灵球的裂开,大片的雾气笼罩了玄玉平台,台下的观众们纷纷屏息凝神,可浓雾在台上久久的弥漫着,让人无法看清内部情况,有点不耐的众人三三两两开始窃窃私语。

「魔灵虎!那已经是艾琳森林圣兽之下里数得上号的强力魔兽了,不愧是维拉姐啊!」

「真的假的?」

「居然抓到了魔灵虎,没有悬念了吧。」

「魔灵虎对魔灵猫么……有意思的对决……」

「喂喂,我说你们不要小看了伊菲大人的魔宠,这么多届的比试,伊菲大人抓的魔宠可是只输过一次,伊菲大人加油!」

一声几乎将人耳关节震错位的咆哮忽然响彻学院,台下有胆小的学员甚至被突如其来的咆哮惊吓得面目惨白,雾气瞬间被声波震散开,露出一只体长3 米有余的魔灵虎蜿蜒有致的身躯,它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盯住了我,嘴唇颤抖着,暴露出愤怒的獠牙来。「喵呜呜呜……」我恐惧地畏缩着,我忽然明白这个任务是什么一回事了,被羞耻的皮装拘束成这个样子的我居然要同眼前的这只怎么看怎么可怕的魔物战斗,而伊菲大人把我契约成宠物装扮成这样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毕业例行比试吗?

恐惧如一个厚重漆黑的口袋一下子束住了我的心脏,我双腿发软,就连平时看来很温暖的朝阳现在好像也变成了魔鬼,狞笑着似乎想要向我压下来。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把我吞噬掉,迎面是无尽的黑暗。绯月哪里做得不好吗?伊菲大人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我?伊菲大人不要小绯月了吗?我的心灵嘶吼着,理智让我明白让我遭遇这种境遇的人明明就是伊菲大人,我想要不顾一起的咒骂,可是宠物契约的作用下回荡在脑海中的念头却只是被无良主人抛弃后万般的委屈万般的心酸,全身因为恐惧而轻轻战栗,极度恐惧之下身体竟然不受我的控制不断向伊菲大人温暖的脚边贴得更紧,更紧些。对,有伊菲大人在,伊菲大人一定会帮我的,一定的!

「喵……」我双目噙满惊惶的泪水抬头望向伊菲大人。

「啦啦啦啦,居然是魔灵虎啊~ 」伊菲大人嗤笑道,「努力吧小绯月~ 」说罢,解开了连接在手铐上的锁链,脚尖在玄玉石台上轻盈的一点,身形一闪已出现在离我十米开外的台边,与维拉分立石台两侧,把我和那只可怖的魔兽留在了平台中央。

「喵呜!!!咳咳咳……呜呜……」身边作为我最后的依赖的那个一直散发出温暖气息的存在忽然变成了虚无,本来紧紧贴靠在伊菲大人脚边的我一个趔趄摔伏在凉的碜人的玄玉台上,封罩着乳胶面罩的脸庞在玉台上狠狠的碰撞了一下,粗大的阳具状口塞被这一下碰撞顶得深入咽喉,我剧烈的咳嗽起来,被折叠捆绑的四肢忙乱的摆动想找找回平衡,可是恐惧之下我竟然连立都立不起来了,四肢只是做着徒劳的动作,狰狞的魔灵虎正一点一点的靠近过来,而我最后的救命稻草竟然就在十米之外的用着一种期待的神色看着我,我想要爬起来向伊菲大人靠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10米,只是10米而已……「嗷呜!!!!」仿佛晴天一道霹雳,不远处的魔灵虎终于不耐的一声咆哮,蛇似的尾巴扫击着玄玉石台刷刷乱响,发狂的眼睛直瞅着我,蜿蜒的身躯收缩成一团虬结的肌肉,下一刻如离弦的利箭一般扑向了我,一阵腥风震起了我的长马尾,锋利的爪几乎就快触到了我的身体。时间的流速仿佛变慢了,我能清晰的看见魔灵虎撕裂般张开的大嘴,虎牙撑开牙龈杂乱的生长在血盆大口中,急速的突进让风灌入魔灵虎口中,腥臭粘稠的涎液被风速带起顺着虎牙向后不断飘落,而我,却趴在原地动弹不得。

会死。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嘻嘻~ 」

虎爪离我只有分毫之遥时,眼前忽然一花,身躯四肢自己如同没有骨头一般不可思议的扭动后跃起来,险险的避开了魔灵虎的扑击,身体在半空中轻盈的翻了一下,悄然无声的落在地上,如同一只真正的魔灵猫,双膝双肘的软垫很好的吸收的冲击,落地的冲击没让我感到不适。死里逃生的我扭头向周身看去,发现四肢和脖颈处不知何时黏附上了亮闪闪的魔力丝线,顺着丝线望去,伊菲大人在身后垂着双手,魔力丝线正是从她手指尖上发射出来的。刚才伊菲大人用魔力丝线连接了我的身体,通过丝线如同操控一个木偶娃娃一下把我从魔灵虎的爪下救了出来,「吓坏了吧~ 叫你刚才差点把主人拽倒,宠物不乖就要惩罚的说~ 」伊菲大人嘴唇没有动作,可我的耳边却响起了伊菲大人充满活力的声音,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身体一下子完全放松下来,如果没有魔力丝线维持住只怕当即便会瘫软在地上,「这个丝线没人看的见的,总不能被人说咱作弊不是么,嘻嘻,总之,把身体交给主人吧~ 」

魔灵虎一击未果,不甘的咆哮一声,拧身向我一掀,我酥软的身体竟然凭空跃起,再次躲开了它的攻击,而后居然旋身向前逼去,魔灵虎仿佛感觉受到了轻视,铁链般的虎尾倒竖起,作势向我剪来,在伊菲大人的操控下我一个扭身……台上大小悬殊的两只魔兽居然斗得不亦乐呼,完全出乎了学员们的意料,他们不禁大呼过瘾,不时伴随着场面变化发出一浪接一浪的欢呼声。

这些欢呼声与我无关,我的动态视力已经完全跟不上与魔灵虎的战斗,索性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上缠绕着的柔软的魔力丝线,感受着丝线中传来的伊菲大人的气息。太好了,伊菲大人没有抛弃小绯月,太好了,太好了,伊菲大人太好了……

小腹和乳房忽然传来针扎一样的刺痛感把我惊醒,我睁开眼睛,一阵腥臭袭来,正好看见一张流淌着口水的大嘴向我咬来,「喵呜呜!!」我被吓得面目惨白,慌忙一缩头躲了过去,大嘴擦过我的头顶,忽然再也伸不过来了,身下开始传来一阵强烈的颠簸感,被针扎的疼痛感让我忍不住叫了起来,我才发现我现在居然趴在了魔灵虎的背上,虎背上尽是坚硬的毛发,难怪扎得我这么难受,「好啦小绯月~ 主人我就帮你到这里啦~ 余下的自己解决~ 」耳中听到了伊菲大人充满活力的传音,耶?余光中发现伊菲大人已经断开了连接着我身体的魔力丝线……啊啊啊不会吧我就这样被丢到虎背上啦?又一阵更为剧烈的颠簸,魔灵虎见咬不到我,开始使劲的窜跃,四肢被折叠起来的我为了不被甩下来只能把上身尽量贴紧虎背,上肢和大腿使劲夹住虎背两侧,「喵呜……」还好有穿着这套魔女的呓语,一层薄薄的乳胶衣替我挡住了虎毛的侵袭,不然恐怕会很痛苦呢,可是贴紧虎背后敏感的小腹双乳被坚硬的虎毛不断的扎刺,还是令我娇喘连连。

【叮当】

【主人伊菲传授初级火球术】

【学会了初级火球术】

【叮当】

【主人伊菲传授初级瞬间移动】

【无法学习的技能】

「哎?真是笨笨的宠物~ 」

【叮当】

【主人伊菲传授初级灵魂冲击】

【学会了初级灵魂冲击】

「小绯月的魔力值大概只能够用一个初级魔法,我看看,嗯,初级冰箭术,初级火球术,初级灵魂冲击,撒~ 现在小绯月要用哪一个魔法呢~ 」亲爱的伊菲大人,我哪知道要用什么魔法可以一下制服这头凶兽啊……【使用初级火球术】

【需要吟唱,当前无法使用】

【使用初级冰箭术】

【需要吟唱,当前无法使用】

要……撑不……住了啊啊……

【使用初级灵魂冲击】

忽然一下子仿佛什么被从脑部一下子抽空的感觉,本来就快要支撑不住的四肢一软,被魔灵虎一个纵跃狠狠的甩下,失败了吗?伊菲大人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已经没有半点力气,眼睁睁看着平台在眼中越来越近,就要撞上的时候,我轻轻闭上了双眼。

预想中的撞击疼痛感没有传来,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睁开双眼,看见的是伊菲大人灿烂的笑脸,「我们赢了,小绯月做得很棒~ 」伊菲大人抱着我转了个身,我看见魔灵虎瘫倒在了地上,四肢不断抽搐,已经无法起身,那个灵魂冲击的魔法到底是奏效了呢。伊菲大人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手腕抚了一下连接着项圈的锁链,咔的一声脆响,锁链再次与她手腕上的铐环连接在一起。

一阵圣洁的白色光辉在我身上亮起,大概是一个治疗法术,我感觉体力慢慢回复了上来,项圈一紧,伊菲大人在牵动锁链,「喵呜~ 」莫名的开心起来,我随着伊菲大人走下玉台。

「胜利的是伊菲小姐的魔灵猫!」

「好,好厉害!魔灵虎居然输了……」

「果然是伊菲赢了,真是大开眼界啊,话说回来最后那一幕你看清楚没有?」「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嘛,管他呢~ 」

【叮当】

【完成了挑战任务宠物的自我修养,击败了维拉的魔宠,奖励耐力值1 魔力值1 】伊菲大人驱散了想要拥堵过来的人群,牵着我径直走向学院深处,把喧嚣甩在身后。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回望了一下,只见维拉还是仍旧独自一人留在台上,此时正俯下身查看着那只受伤的魔灵虎,貌似感受到了我的视线,倏地转过头来看见了我,开玩笑吧……怎么会有人对一只猫的视线这么敏感,肯定是在看伊菲大人!不过,或许是我的错觉,她的嘴边,带着一丝笑意。

——————————我是转移场景的分割线———————————天岚学院校长的居所,被建在学院的最深处,平时几乎没有人前来这一带。

「喵呜……」

周围一片漆黑,我想要努力睁开眼睛,可一只柔软的乳胶眼罩覆盖住了我的双眼,乳胶眼罩内侧分明带着粘性,我感觉双目就像被胶带缠住一样无法张开。

黑暗让我有些不安,我扭动被折叠的四肢,却找不到一个着力点,只感觉我轻飘飘的悬浮在半空中,这种感觉好难受啊,伊菲大人快回来吧……半个小时前,通往校长居所的过道上。

「小绯月~ 我现在呢要去见校长,因为那个魂淡老顽固总是一次只见一个人,所以我就先把你留着这里啦~ 」伊菲大人这么说着,用魔法做出了一个直径两米的明黄色大气泡,把我推了进去,一边离开一边说道:「乖乖待在这里面哦,这里面没人看得见你~ 」,额,居然又倒退了回来,歪着头看着我,一脸琢磨的样子,我被她的眼神看得正心里发怵,她忽然右手握拳在左手上一敲,伊菲大人也迈步进入了气泡里,「为了防止小绯月到处乱跑,反引力之术~ 」天哪,我竟然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漂浮了起来,没法适应这种状况的我忙乱的挣扎,却因为没有借力点挣扎了半天只是在半空单纯的扭动身体,眼前一黑,一个乳胶眼罩蒙住了我的眼睛,「要乖哦~ 」不容我发表什么意见,耳边已经传来伊菲大人渐渐走远的脚步声,无奈之下我只能在黑暗中默默等待。

……

(少女寂寞中)

现在又过了多久了了?

30分钟?

60分钟?

还是更久?

视觉被封锁,行动权被剥夺,我已经无聊到在数自己的心跳玩了。

「哒哒哒……」

有脚步声,是伊菲大人回来了吗?

「喵~ 喵呜~ 」伊菲大人,绯月有很乖哦。

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穿透了气泡的薄膜停在我身边,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伊菲大人怎么忽然这么安静了,我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原来是宠物契约,理智在契约的作用下被强行引导的感觉好吗?可怜的小公主。」

似曾相识的清冷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这个声音?这不是伊菲大人!我猛然回过神来,伊菲大人走路如同轻灵的蝴蝶,绝不会发出声响,而刚才哒哒的马靴声只能让我联想到一个人,那只魔灵虎的主人,叫做维拉的毕业生。等等,她说了什么,【原来是宠物契约,理智在契约的作用下被强行引导的感觉好吗?可怜的小公主。】我在内心中默念了这句话好几遍,才算明白了话里的意思,被完完全全的看穿了啊。

她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能够看穿伊菲大人的法术?这个气泡也是,为什么她能破解?还有其他人呢?其他人能够破解吗?不对,难道?不,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喵呜!?」一连串的疑问在我的内心如同鞭炮一般连环炸开,最大的秘密被揭破,我不由在半空中作出一连串挣扎。

「才没有什么魔法哦,从一开始,你- 就- 是- 用- 这- 幅- 姿- 态- 进-的- 学- 院!」本是清冷而淡漠的声音,此时却带着十足的嘲弄,狠狠的砸碎了我最后的一丝侥幸心,把最残酷的真相展示在我的眼前。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不再挣扎。

原来我可笑的战斗姿态早就已经暴露在众人眼前,他们看到了一切,只是装作平白无奇的样子。好难过,伊菲大人为什么要骗我……全身一颤,一双手温柔地扶在我被乳胶衣崩紧的臀部上,顺着圆润的曲线划着圈抚摸着。圆圈划到了乳胶猫尾的地方,那只轻柔的手轻轻拍了一下,密封在后庭和下体处的乳胶衣忽然生出两个空洞,我微微湿润的蜜穴和被乳胶猫尾末端的小球折磨的有些红肿的后庭就这么毫无遮蔽的展露在维拉的眼前。为什么这个维拉也能控制我身上的魔女套装?「喵呜!」维拉的手指轻轻抓住了我的乳胶猫尾,轻轻向外提了提,恰到好处的刺激让我双颊绯红,不要,不要,伊菲大人快来救我啊。无比的羞耻感让蜜穴越发的湿润,身体热热的,好像有什么要从下体宣泄出来。提拉猫尾的手忽然停了下来,又有另一只手从我的腰部顺着脊梁一直爬行到我的颈子后面,如同一条蜿蜒游移的长蛇,我只感到一阵阵令人寒毛直竖的奇怪感觉沿着这条温暖柔软的手臂滑过的部位向着自己身心深处蔓延开来,痒酥酥,软绵绵,让人浑身无力极为难受,维拉顺势伏压在了我的背上,一缕头发落下来擦过我的面庞,眼睛虽然看不到东西,可是我能感觉到一丝温热的呼吸打进了我的耳孔,「骗你的啦,能看破那个人的法术的只有我一个人,」清冷的声音不再冷漠,尾音逐渐飞扬起来,「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嘛~ 」伊菲大人果然是不会骗我的,太好了,心中如同放下了一块巨石,我这才意识到现在自己的处境。

好像,我已经完全在维拉的掌控之下了……

「呜呜……咳咳咳……」

维拉的手臂绕过我的脖颈弯向前抚摸我的乳胶面罩,手指触到了面罩之下的阳具口塞,调皮的把口塞又向里顶了顶,让我一阵难受。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你了,梵特帝国的绯月公主哟,我是出云帝国的间谍,在天岚潜伏了3 年,终于在毕业前夕完成了任务,哎哎,说多了都是泪。

嗯,这条尾巴挺麻烦的。」

话音刚落,一阵强烈的刺激从后庭传来,我不由发出一阵呻吟,尾巴被维拉冷不丁拔出来一节,敏感的内壁被卡在体内的小球一顿摩擦,全身的欲望都被调动了起来。

「一……二……三!」

「喵呜呜!!」随着一次更强力的冲击,猫尾被维拉一口气拔了出来,黑暗中听见猫尾被维拉随手丢在地上发出的碰撞声,我紧咬住嘴里的口塞,感觉几乎要崩溃了。

「哦?真是淫荡的公主殿下,这里居然已经这么湿了。」维拉双手扶住了我的臀部,反引力之术的作用效果下我轻若无物,她轻而易举的把我举了起来,细细观赏我不停流淌着甜美蜜汁的下体,一股温热的气息吹拂着蜜穴,让我微微放松,忽然感觉一条湿漉漉的,滑腻柔软的东西触到了我的蜜穴,天哪,这难道是……维拉的舌尖吗?容不得我继续思考,灵巧的舌尖已经翻开了我两瓣粉嫩的阴唇,探入了我的体内,啊!下身处的娇酥麻痒,汇聚成销魂的快感,直侵我的神经,一股温热粘稠的滑腻液体不受控制的自柔滑娇嫩的蜜穴缓缓流出,大量的花蜜似乎令维拉一怔,而后两瓣柔软的唇忽而覆了上来,维拉既然在吮吸我的蜜汁,嗯……啊……别……蜜汁越来越多了……别吸了啊,身体变得好奇怪,我想死命地抑制住那该死的酥麻感,奈何身体似乎已被快感收买,5 分钟后,我已完全沉浸在了快感中。强烈的刺激让我无从招架,不行了,坚持不住了,体内的洪流眼看就要一口气爆发出来。

「喵呜呜呜呜呜呜……!」

千钧一发之际,维拉仿佛带着魔力一般的双唇忽然离开了我的蜜穴,让我神魂颠倒的折磨戛然而止。啊……不要停啊,让我舒服吧……我无意识的呻吟着,扭动着臀部,蜜穴献媚一般流出了更多的蜜汁。

「切,回来得真快。算了,给你一个小礼物。」两根被乳胶包裹的纤纤玉指强行突入我蜜汁流淌的蜜穴,指间还夹着一个有半个拳头大的冰凉小球,被异物充斥的不适感导致蜜穴本能地收缩,把塞进来的手指包得更紧。灵活的手指在我体内弯曲扭动,刺激我内壁上丰富的神经,带来难以言喻的快感,也趁机把那个冰凉的小东西探进了体内更深处。

【叮当】

【获得了精灵球】

【宠物契约完成,获得了宠物魔灵虎】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突然之间感到有一条软软的湿漉漉的舌头在我的右耳垂上轻轻得舔了起来,那条舌头灵活的扫过我的耳廓,时而钻进自己的耳孔之中,时而划过耳轮。随着那位维拉轻微的呼吸,一股湿热的气息吹进着我的耳孔,麻痒的感觉被敏感的身体鲁莽的翻译成快感,「喵……呜……」我弓紧身体,终于达到了一次高潮。

体内积攒的欲望之潮稍稍消退,松软无力的我被维拉抱起,耳边传来摸索的声音,维拉从身上的口袋掏出了什么。

「破尽万法之符,解!」

【叮当】

【与伊菲的宠物契约被解除了,当前主人无】「喵呜!」维拉把地上的乳胶猫尾重新插入了我的后庭,手指在下身一划,乳胶飞快的蔓延出来,把精灵球和猫尾巴重新封在了我的体内,我仍旧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任由维拉施为。

扶住我腰肢的手臂松开了,我被重新放置在半空中。

「绯月小公主,我想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哒哒的马靴声急促的远去了。

远处传来了伊菲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