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 7lvx.com ☆ be37.com ☆ tk189.com ☆ ia95.com ☆ yyx2.com ◆日日撸天天更新,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找人爱戴的老师》-- - 老师小说 -
  别墅里是一片寂静。

躺在沙发上的我,抬起头来。

「诚老师怎么还没回来啊?」

诚老师为了采买食材,到山那头观光区的小商店街去了。

「如果我跟他一起去就好了。」

自己一个人好无聊喔……

但是呢……我凝视着自己乏力的腰腿。

最近一天到晚都在做爱做的事,身体真的累坏了。在别墅里走动还好,要是走到外头去,就有点痛苦了,说不定马上就会浑身酸软地坐在地上呢……

再说到身为玩偶的我所穿的衣物。

老样子,还是装饰了一大堆蕾丝跟褶边,非常引人注目的那一种。

要是穿这样走出去,一定会引来许多好奇的眼光吧?

那就太丢脸了。

「和希你待在别墅,我自己去就好,马上就回来了哦~」

听到诚老师这么说,我点点头。

为了能早点迎接诚老师回来,我不是待在二楼的寝室,而是在楼下起居室的沙发上。电视的频道很少,播的节目也没什么看头。诚老师的行李里应该有影片才对,但我不喜欢撤擅自去翻他的东西。

「诚老师……快点回来嘛……」

我嘟囔了一句,不过当然不会有人回答我。

「没办法,去看看凯伦她们吧!」

诚老师在出门时曾说:「玩偶就跟玩偶玩啊!」

说到玩,到底该玩什么好呢?

我走进寝室里面,放置玩偶的房间。

「对了,最近诚老师都没有陪她们玩,她们一定很恨我吧?」

这么一想,我就不太想跟凯伦他们玩了。

「对不起哦……都是我把诚老师抢走了。不过,我们可是情人呢……所以你们就忍耐一下吧!」

我如此说道。

凯伦跟玛娜还是一样面无表情地凝视前方。

「我还是帮你们换衣服吧……不过,穿什么衣服好呢?」

这些家伙的衣服还真高档。

不只是洋装,还有假发、鞋子、皮包、帽子、发饰,连布玩偶都有。

全都是用非常昂贵的质料所制成。

也不必这么夸张吧……

「你们真的是很受宠爱哪……」

小时候的诚老师是怎么玩的呢?

他一定也打扮成玩偶的样子,打算跟凯伦她们同化吧?一起读书、散步、玩家家酒……

我从柜子里堆积如山的各色洋装中,挑出了似乎比较适合凯伦的蓝色洋装跟很配玛娜的橘色洋装,正要找搭配的鞋子时,注意到诚老师玩偶就放在下面一层的架子上。

「诚老师小时候是不是不太跟你玩呢?」

我觉得跟凯伦她们比起来,诚老师玩偶的衣服似乎比较少。

对我而言,我喜欢诚老师玩偶更甚于凯伦跟玛娜,因为真的跟诚老师本人很像呢……

「好,我就先来帮你换衣服吧!」

袖子装饰大量蕾丝的罩衫,像指挥家般的燕尾服、像私立小学制服般的浅蓝色立领,以及中世幻欧洲王子特有的南瓜裤。

我把所有诚老师玩偶的衣服都从柜子里拉出来,一一在他身上比着。

「这件好了,一定很可爱的。」

结果我选的是纯白有蓝色线条的水手服,半长裤再配上及膝袜。

当我脱掉他身上小少爷般的衣服时,发现竟然连内裤都穿得好好的。

「——这么说来,你该不会……也有吧?」

既然是男生玩偶,应该有那个吧?

「借我看一下吧!」

我倒不是对男生那话儿有兴趣……除了诚老师以外啦……

不过,我还是想看看。

就在我抓住诚老师玩偶的内裤,正要往下拉的时候。

「你很色耶!脱他的裤子想做什么呀?」

声音突然从背后冒出来,我吓得跳了起来。

「哇!你是、是谁啊?」

看见我吃惊的样子,那个人呵呵地笑了。

他很高,一定比诚老师还高吧?体格看起来也很结实。

「你是诚老师的朋友?」

我抱着诚老师玩偶,猛地转过身。

「你……是谁啊?」

该不会是小偷或是强盗吧?如果是,一定不会特意向我打招呼的啊,所以我想他应该是二阶堂家的人。

听到我怯生生地这么问,他又呵呵地笑了。

感觉不太好,总觉得好像不怀好意。

对方年纪大约是三十岁左右,看起来一副精明的样子,身上则是穿着常见的POLO衫跟宽松的长裤。

「我叫做忠志,从诚老师小时候就认识他了。」

「忠志?」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诚老师的亲戚吗?

「呃……诚老师现在不在。」

哦……

这个叫忠志的人轻轻点了点头后,便一直凝视着我。

「所以你才会一个人在这里玩角色扮演的游戏啊?」

「啊……」

我忍不住叫出声。

差点忘了我身上穿的衣服了。

说到我的打扮,还真不是一般人会打扮的呢……

他一定是觉得穿着这种衣服的我很奇怪吧?

「倒也不是角色扮演……啦……」

不,果然还是角色扮演吧……

「——也不是不适合就是了。」

他简直像在估价般地打量着我,用鼻子哼笑了一声。

这人笑的方式还真不讨人喜欢。

「我觉得诚老师还比你适合这副打扮,他一出生就有种贵族气,穿起来一定更有质感吧……」

我火大了。

我当然知道,这样的衣服不适合我。

而且我也穿不惯,连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可是,你也不必特地指出这一点啊……要穿什么是我的自由吧!

看到我板起脸来,忠志又笑了。

「不过你也不差啦……整体来说,是很豪华又可爱的那一型。不过还是给人一种小孩子般的感觉。」

说我可爱?这真是个侮辱。

被人说可爱,我一点都不高兴。

越来越火大的我,用我最凶狠的眼神死命地瞪着忠志。

但是忠志一点都不在意我恶狠狠的眼神,仍然笑嘻嘻地,突然从我手上拿走诚老师玩偶。

「啊!你要做……」

「当然是要替他换衣服啊!为了配这件水手服,我还特地订做了一只长到脚裸的白色系带短统鞋,就在从柜子下面往上第二层的右边,你帮我拿出来吧!」

他熟练地为诚老师玩偶穿上水手服,看来似乎是做得非常习惯似的。

「喂,动作快点。还有,同一个柜子的左边,应该有这小子专用的帽子,还有跟鞋子成套的包包。」

听到他的吩咐,我不禁照着做。

我找出白色短统鞋跟附有白色长缎带的帽子跟包包。

「好,这样搭配就很完美了,怎么样?很可爱吧?」

忠志疼爱地看着穿上鞋子、戴好帽子的诚老师玩偶。

那笑容不是看我时候那种令人讨厌的笑,而是非常非常可爱的微笑。

「是、是吗?的确是。」

我暧昧地点点头,同时也觉得诚老师玩偶真的是很可爱。

这个叫忠志的人,跟诚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而且,他怎么会这么清楚知道玩偶的鞋子跟帽子摆在哪里?

从他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玩偶,一定是很早以前就知道诚老师非常疼爱这些玩偶。

「呃……请问……」

对我来说也许不是很舒服的事,但他很可能是跟诚老师相当亲密的人。

「我想诚老师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他一定是来见诚老师的,诚老师应该也想见他吧?

我正想去泡茶,没想到忠志却突然转过身。

「我等诚老师回来时再来。」

忠志很干脆地走出房间。

「咦?可是他真的快回来了啊!他只是去买食材而已。」

我追上去说道。

忠志瞄了一眼我们的床,又笑了。

「你果然是个小孩子呢……」

看到床上这么零乱,想也知道我们早上干了什么好事……

早知道就好好整理一下了……可是现在想也来不及了。

「因为我们是情人啊……」

我喃喃说着藉口,但渐渐走远的忠志应该不会听到吧?

怎么办?

诚老师说不定不想让忠志知道的。

我慌张地想追过去,当我到楼下时,玄关已经传来发动车子的引擎声。

诚老师回来后听到我的话,突然生气地叫道:「你说什么?忠志他?」

「呃……就是这样……」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诚老师。

「然后他帮玩偶换衣服是吗?」

他指着我手上的诚老师玩偶,用强烈的语调再确认了一次。

「嗯嗯……呃……不行吗?」

我觉得这件水手服很适合呀,但说不定诚老师不喜欢。

「就只有这样?」

他重复问着,我吞吞吐吐的。

怎么办?被忠志看见零乱的床了……他好像发现我们的事了……

要是我把这件事说出来的话,诚老师一定会更生气的。

「呃……」

不过,这也不是不能说的吧……

「呃……床……然后我……」

「和希!」

他突然用力地握住我的手,差点让诚老师玩偶掉到地上去。

「等……什么事?」

诚老师毫不在意玩偶,只是紧紧抱住了我。

「和希,对不起,都怪我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

「啊?受伤?」

诚老师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会受伤呢?

「和希你被那家伙压到床上去了,对吧?真可怜,我不能原谅我自己,竟然让你遇上这种事。对不起……对不起!和希,原谅我。」

他用力地紧紧抱住我,我觉得自己的头都快晕了。

「诚老师,你在说什么呀?我没有被他压倒呀!」

我说了好几次,自己没有被侵犯。

「那家伙看见我们的床了……然后对我说:‘你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就这样」

在那之后,我匆匆忙忙地把床收拾好,所以整个房间现在看来极为整齐。

「真的?和希?他没有对你怎么样?」

面对诚老师执拗的询问,我呕起气来。

「我没有被怎么样啦!我可是个男人耶!你觉得我到底会被他怎么样啊?」

我奋力地挣脱诚老师的怀抱。

「真是的,你在怀疑什么呀?你看,诚老师玩偶的衣服,都变皱了啦……」我生气地说。

诚老师似乎是安心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和希,对不起……因为松宫他有前科……而且,和希你是这么可爱又漂亮,所以……」

我发出惊讶的声音。

「松宫……不是吧?来的人是叫做忠志耶……」

松宫先生是负责教育幼年诚老师的老爷爷,跟忠志是不一样的。

「和希,你在说什么呀?松宫他……叫做松宫忠志啊……他大我十岁,所以现在应该是二十九了吧……」

「啊?那……忠志就是松宫先生吗?」

原来松宫不是老爷爷?

这么说来,都是我自己擅自把松宫想成是老爷爷的,诚老师从没这么说过呢……

哇!这下误会大了……

我到现在一直都还以为松宫是老爷爷……

「咦?这么说,制作这个玩偶的就是……」

松宫……也就是那个忠志喽?

笑眯眯的老爷爷制作玩偶会让人觉得很温暖,但一想到是那家伙把长得很像诚老师的玩偶……总觉得有点恐怖耶……

「对了,连衣服都是松宫缝的哦!」

「啊——?」

这次我差点把诚老师玩偶掉到地板去。

呼……安全接住,还好没让他掉到地上去。

不过因为我是抓住玩偶的脚,所以是呈倒栽葱的姿势,只有系着长缎带的帽子掉到地上而已。

「这个玩偶的衣服全是松宫做的,因为店里没卖男生玩偶的衣服啊……其实说起来,市面上也没有在卖男生玩偶吧……」

「骗人……」

蕾丝罩衫、燕尾服、淡蓝色的立领、还有南瓜裤的王子衣服……?

让人感受到充分的感情……还是执着……呢?那小子竟然为诚老师玩偶做到这种地步……

那小子对诚老师玩偶是什么心情呢?

「他的手……真巧耶!」

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勉强找了句话来说。

诚老师板着脸,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呃——他说等你在时,他会再来哦……」

诚老师眉间的皱褶更深了。

我现在正躺在床上。

身边是诚老师玩偶,跟我一样双脚伸直地坐着。

「呃……你想做什么呢?」

吃过诚老师所煮的晚餐后,照例扮演玩偶的我,在浴室由诚老师为我洗净身体。

再来就要睡觉了。

夜晚的时光,带有一点色情的气氛。

但为什么今天是跟诚老师玩偶在一起呢?

「我来告诉你,松宫曾对我做过什么事。」

「——咦?」

仔细想想,诚老师打从一开始就对松宫很有戒心。

「他对你做了很……过份的事吗?」我不安地问道。

「从某种意义来说是如此。」

诚老师偏头稍微想了想。

「他也不是做什么让我痛苦的事,也不是什么过份的事……不过……」

「诚老师,如果觉得很痛苦的话,你不说也没关系哟……」

我担心诚老师会因此而想起那时的痛苦回忆。

「嗯……其实要是松宫不来,我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因为就算现在说的话,也是无济于事。」

诚老师的表情晦暗。

松宫所做的事,在诚老师心里真的留下如此深的伤痕吗?

「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因为我希望你清楚明白,那家伙有多危险……」

我一边心跳着,一边轻轻点了点头。

「小时候不是都会被处罚吗?如果吃饭时间迟到、没有收好东西、或是忘了大人交代要帮忙的事……像这时候,你爸妈都会生气吧?」

突然被这么一问,仔细想想,在我的儿时记忆中似乎也是有发生类似的事。

以前曾经被弹过手背、也被减少过零用钱……因为贪玩太晚回家而没吃到晚饭时,妈妈总会再捏些饭团给我吃。

「我小时候呢……」

诚老师拿着诚老师玩偶,咻地一声把玩偶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对坏小孩就是要这样哦……」

啪啪啪啪——

诚老师打着玩偶的屁股。

「——咦?诚老师你被打屁股啊?」

「我是没被打过屁股啦,不过好像很痛呢……」

原来负责教育诚老师的松宫,好像很严格呢……

「不是哦……和希,跟你想像的不同。每当我做坏事,松宫就会像这样打玩偶的屁股。」

啊啊?打玩偶的……屁股?

「可是这样你又不会痛,怎么能算是惩罚呢?」

「不是的,松宫在像这样打玩偶的屁股时,就会问我:‘我也这样打你好吗?’」

我耸耸肩,要是有人这样问我,我一定会说不要的。

诚老师更详细地说明,松宫对他做了什么事……

「诚老师,要不要我也这样打你呢?你的屁屁跟玩偶不一样,说不定会变得又红又肿哦~这样明天你会痛到不能走路,还有也不能坐在椅子上哦……」

松宫啪啪啪啪地打着玩偶的屁股,诚老师大大地摇着头说不要。

「我不要痛痛啦~」

诚老师不想被处罚,拼命地叫着。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我会小心的。」

「下次要小心,这是当然的呀……但这不是指你说了这话,就不用接受处罚了哟~来,诚老师,把裤子脱掉。」

就算逃也是徒劳无功。

「不要!放手……对不起……」

还是小孩子的诚老师,马上就被松宫抓住,脱掉了裤子。虽然他试着反抗,还是被松宫轻易地制服了。

「不要、不要、不要……呜呜……对不起!」

实在太恐怖了,要是被松宫那只大手打到,该会有多痛啊……

松宫把发着抖的诚老师带到了床上。

「你不喜欢痛吗?那么就用别的处罚方式吧?」

被松宫这么一说,也只有说‘好’的份了。

诚老师心想……只要能不痛,什么都好。

「用别的处罚吧……」

松宫嘻嘻笑了。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用别的方式好了。不过要是你等一下改变心意,说还是打屁屁好,我可不管你哦?」

「嗯。」诚老师点点头,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已被逼到悬崖边缘。

松宫把玩偶拿过来,那是松宫特别改制,酷似诚老师的玩偶。

「我要对你做跟对这玩偶做的是一样的,你要像玩偶一样不能动哦……知道了吗?这就是处罚。」

诚老师不知道他要对自己做什么,轻轻地发着抖。

松宫代替诚老师的双亲,负担起教育诚老师的所有责任,就连体弱多病的诚老师来到这充满大自然气息的别墅疗养时,陪他来的也只有松宫而已。

诚老师的身边只有松宫,除了依赖他别无他法。

松宫把玩偶摆好给诚老师看,并轻轻地抚摸起玩偶的两腿之间。

什么?他在做什么?他要……对我做什么……?

他用手指轻轻地捏着两腿间小男孩的印记,反覆地拉着、揉着。

「这就是……处罚?」

诚老师不可思议地问道,松宫慢慢地点了点头。

「来,把裤子脱掉,两腿张开。」

诚老师的双颊因羞耻而泛红,他判断这样应该不痛的,便乖乖听从松宫的话。

「等、等一下啊……这么说……像那样……就不是处罚了啊?」

诚老师正对着诚老师玩偶模仿松宫的动作,我提出了反驳。

「应该是很舒服吧?」

只是揉捏、抚摸着那儿,不能算是处罚吧?

「是啊……」

诚老师认同地说道,接着,又「吁」地一声叹了口气。「也许吧……不过,我那时侯才十岁,一点都不了解那种事啊……」

松宫对纯洁无暇的儿时诚老师做了那种事。

说的明白一点,那是变态才会做的行为吧?

「确实是不痛,不过我非常的不喜欢。」

诚老师静静地伸出了手。

然后,褪下了我的裤子。

「诚、诚老师?」

「被情人这样做……你应该不讨厌吧」

诚老师把手伸向我双腿间,我点点头。

「我不讨厌,诚老师……告诉我,那家伙是怎样对你的……」

我一边吐着气,一边放松了全身力气,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快感。

我得那里已经变得相当硬了。

「啊啊啊……」

他温柔地揉捏着我,面对这令人震颤的甜美疼痛,我无法压抑地叫出声。

「这次我要这样抚摸你哟~」

诚老师把诚老师玩偶递到我面前。

「像这样。」

他在抚摸我之前,就先在玩偶上演练一次给我看。

「嗯、嗯……」

光是看着他的指尖,我就颤抖不已。

光是看着毫无变化的玩偶那话儿,被诚老师的指尖抚摸着,我就忍不住扭动下半身。

「啊啊啊……嗯……」

快点,摸我那里。

我想要刺激,想要比现在更大,更激烈的刺激。

分身被抚摸,前端被搔弄着……虽然很舒服,却让人心急,我急的快受不了了。

「呀呀啊啊……诚老师……」

像平常那样吧……再火热一点。

「啊啊!」

不够,根本不够啊……

那一下抚摸,一下又放开的指尖,真是可恨啊……

「嗯……啊啊……」

就算我渴求更多,诚老师也只是笑着。

折腾人的甜蜜持续着。

「接下来的我要这样呦~」

诚老师正用指尖捏住玩偶的那话儿,并对他低语着:「我爱你哟……」

爱你,非常的爱你。

我感到一波波的快感的波浪席卷了全身。

快做啊……

因为我的焦急,诚老师摸了我那里,反覆揉捏着分身。

「啊啊啊啊……」

我已经全身发麻了。

好爽……

「可是我不喜欢呢……身体发着抖,好象不在属于自己了,我很不安……那里好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不痛,但是好可怕。因为那时侯,我还不懂得自慰……」诚老师低语着。

因为快感而几乎无法思考的我,停顿了好一段时间才理解他的话。

「嗯啊……啊啊嗯……这……样啊啊……」

第一次被别人触摸,而有这种感觉的话,一定会觉得很恐怖吧……

「还有啊……松宫还这样说:」你是在接受处罚,为什么这么舒服呢?还滴出那么多液体。」「

他突然用力地挤着我的前端,我的背大大地拱了起来。

诚老师把手指送到我眼前。

「你看,你那可耻的液体这样弄湿了我的手指哦……」

诚老师舔着湿湿的手指。

「啊……」

「松宫也有舔着自己的手指,他是故意舔给我看的。虽然我那时不懂那是什么,但却认为他舔从我那里流出的东西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诚老师不断地捏着我的前端,并舔着沾在手上的液体。

「和希的……好甜哦~让我像舔更多,好想舔你哦~~~」

被诚老师舔……我喜欢,好喜欢……

「你要我舔吗?」

我拼命地点着头。

「我不喜欢,当他对我说:」滴成这样,你一定很想要我舔吧?」的时候,我只想逃出去。」

诚老师边说着,边将脸向着我那里。

他含住了它,我倒抽一口气。

「啊啊嗯……啊嗯……」

前端在他嘴里被翻搅着,舌头缠上来,湿润的触感包围了我全身。

「嗯嗯嗯唔……」

诚老师捏住根部的玉珠,温柔地刺激着。

我扭动着身体。

「啊……好好……哦……」

「我那时候还以为我会被吃掉呢……」

诚老师边假装咬着我,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的分身已经硬得不能在硬了,前端不停地在渗出蜜汁来。

「啊啊……啊啊啊……」

好舒服,我最喜欢诚老师为我口交了。

「和希真是的,这么高兴啊?全身都变成粉红色了呢……」

我摇动着腰部,像是要把那里全压进诚老师嘴里似的,渴求着更多。

「快……在多一点……啊啊嗯……」

诚老师顺着我的要求,又把我含的更深。

「啊啊啊啊嗯……」

想射,已经想射了……

分身被紧紧含住,上下滑动着,我一次次地攀向高峰。

但是诚老师的唇却忽然离开了。

「怎么啦?你这里怎么肿成这样?真奇怪,可能生病了哦?」

诚老师真是的,在说什么呀?

我抬起头,诚老师告诉我,松宫那时侯就是这样说的。

「变得有红有肿,是不是发炎了呢?伤脑筋,怎么办才好呢?」

那只不过是勃起而已嘛……

「那时他说我可能是生病了,我真的觉得很害怕,松宫拿出医学书籍,翻到书有那器官的那里,跟我说的比较观察。」

他同样地看着我,我正因为欲望得不到舒解而痛苦地滚动着。

不行了,快让我射吧……

「诚老师……诚老师……」

你不要光是看呀……

诚老师温柔地笑了。

「对不起哦~和希,我马上就让你射。」

他吸吮着前端,立刻用舌尖玩弄着那里。

「啊、啊、啊啊……」

他小心地用嘴唇含住,我觉得自己快飞上天了。

「啊嗯嗯嗯……啊啊啊嗯……」

我紧抓住被单,觉得自己已经接近颠峰。

「请我多吞一点,和希。尽量射吧……」

诚老师不断地上下滑动着嘴唇,并用舌尖撩拨着前端。

「啊……啊啊……嗯……」

我喜欢……好喜欢这样……好喜欢诚老师这样对我。

噗咻!爆发的岩浆高速通过那里进发而出。

「啊嗯!啊啊啊啊啊啊~~~~」

身体在瞬间僵硬了,那里成了我的全部。

不过,诚老师还不放过我,更强烈地吸吮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长而沙哑的声音,像在远处响起。

诚老师把溢出来的液体全部吞了下去,还不停地吸吮着,让我好满足。

诚老师温柔地抚摸着刚因发泄而浑身无力的我,并给我充满爱意的无数轻吻。

好像在对我撒娇呢……

诚老师说,不是只有那一次,在那之后,松宫不断地对他施以同样的处罚。

这应该已造成心灵创伤了吧……

原本应该是让孩子依赖的大人,竟做出这种事来。

「诚老师,有我在这里呦~~~」

所以,把不愉快的事忘掉吧!

「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

我抱紧了他,他也紧紧地回抱着我。

让我分一点温暖给你,你不是只有一个人,知道吗?

「我担心……」

诚老师悄悄说着。

「什么?有我在,你还担心吗?」

我真想把他所有的不安都赶跑,但光靠我的力量还是不够吗?

「不是,我是在担心你。」

「--啊?」

我猛然抬起身,俯视着躺在身边的诚老师。

「我?」

诚老师也起身,重新抱紧了我。

「松宫说不定会侵犯你,因为和希是这么可爱又这么漂亮,一定是他喜欢的那型,啊啊……我真是个笨蛋,怎么会放你独处,让你见到松宫呢?我本来是要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你是我的情人的……」

诚老师在我耳边低语着。

我睁圆了眼睛。

「侵犯……不可能啦!他怎么会侵犯我呢?」

就算我跟诚老师是情人,我也不算是同志啊……应该不是吧?

「我很了解松宫的喜好,没错,没错他喜欢的就是你这型的。」

是、是这样吗?

可是好像没这么危险吧……

「和希,我会保护你的。」

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我都快不能呼吸了。

「为了避免松宫会趁我不在时又跑来,下次买东西也要两个人一起去。」

诚老师认真地说。

老实说,我虽然还心存疑问,但一听到诚老师说要保护我,就有一股被珍惜的幸福感满意在胸口。

「嗯……你要保护我喔~」

我甜甜地说道,因为我知道他喜欢这样。

「我一定会保护你……有我在,松宫他一根手指也别想碰你,我最宝贝的和希……可爱的和希……漂亮的和希……只属于我的和希。」

虽然这阵子几乎天天都会听到诚老师这样的话,但还不习惯的我还是脸红了。

觉得很不好意思,心跳个不停。

怎么办?我又想做那件事了……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

我都射过了还会这样,还没射的诚老师就更不用说了吧?

仿佛是在呼应着我的想法似的。

诚老师的手指开始沿着我的背部描绘着我的身体曲线。

「和希,我想要你。」

他热切的双唇在我耳边撕磨。

温热的气息令我感到背脊似乎有电流穿过。

「好吗?」

我当然点点头。